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清晨听天籁
发布日期 : 2023-07-21 09:30:36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9391689901949703.jpg
摄影 庄建明

  □ 谢娇兰

  夏日莲香,是很多人向往的,联想到荷塘月色,何等消暑诗意,但那却不是都市里的常景。小区虽有荷塘,惜乎格局窄小了,点缀园林尚可,观赏却欠几分大气。郊外的荷塘,生产式的规模化倒是广袤开阔,但要走一段很远的尘程,终究不现实。堪与之媲美的,要数清晨的鸟语了,不必远足,不必搁一份闲心,尽管睡你的觉,做一场美梦也无妨。鸟语自会穿越你的梦境,开启你的听觉。

  清晨的鸟语是棂上那串滴溜溜转的夜露,从梦里缔结成露,在每个清晨,如风吹弹珠般,发出丁丁当当的天籁之声,撬动身体里每个快乐元素,开始新一天的征程……

  数不清,我多少次在鸟声中醒来。

  清晨五六点,窗外的鸟声第一时间便来敲打我梦乡的柴扉了。梦的涟漪如夏日骤雨,击落莲塘,大珠小珠落玉盘荡漾开去,心花也似莲朵朵开,梦之门被打开了。但此际,我并不急于起床,悠然闭着眼睛,耳朵像两个小小雷达,受用着来自窗外的声声叫早,做回赖床的小孩。

  凭着鸟声远近,我必能准确逮到它所处方位,有时在阳台,有时在窗棂,有时在楼下芒果树丛中,有时则在对面楼的楼墙垛上,又或是调皮地用钩趾抓住高高指向蓝天的避雷针上……这些场景,都是日常了然于心的。思维只需跟着鸟声跳跃,宛若幻灯片投影在脑际。

  清晨的鸟语,多了几分轻灵,少有午、晚间的聒噪。以清晰、清脆、清澈的音质居多,似含着花香而来,饱睡一宿,精神富足有余,活力当然也是一天之最。

  听它从东边跳到西边,又从西边遽向北面。群体合唱在早间是少有的,倒像客属女子对情歌,这边唱来那边和。也有独唱者,猜是鸟中长者。鸟类我是辨不出品种的,但鸟声却相当入心,过耳不忘。当然,记住的多是些独具特色的鸟声。

  “日出爹爹,日出爹爹……”是端午后叫得最欢的一种鸟声,吐音清晰,毫不含糊。听了许久,有时中间也停顿了一下,“日出,爹爹”也不知是啼叫久了,缩句简称,还是另有一层意思。我用潮汕话谐音写出这四个字。没想这谐音鸟语注在微博上一说,居然引来不少朋友的兴致,对了许多下句,但都生分了。他们没亲历这鸟声,再美妙的唱和都没生命力啊!

  也有一种叫声像打算盘子一样,阴平阳去,平平仄仄,滑润回弹,料必是一位精于此道的算盘能手,至今找不到切合谐音。

  你可别小觑这一声声啼鸣,不同节奏,不同叫法,都有来由的。鸟类虽不若夏蝉予人鲜明季节性特征,但也是倚季节而生的,有过农耕经验的人,都会认识四季鸟声。

  布谷鸟在课本里是被提及得最多的,但对我来说,印象依然有点模糊。小时候听多的是姑嫂鸟、子规鸟、青啼鸟…… 那时,跟着父母下田头,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大人有意给小孩上一场农业常识课,见蝶扑蝶,遇蜻蜓抓蜻蜓,听到不同的鸟语,就更高兴了。大人都是闻鸟语识鸟类的能手,彼时,总会掀起他们记忆中话说是从爷辈的爷辈那传来的鸟故事。那是我童蒙时听到的最活色生香的故事,深铭于心,对鸟语的记忆因此也镀上一层不易褪色的感情色彩。

  对鸟语莫名的喜欢,应自娘胎来,像胎印一样烙在我心中。最初读到对鸟语进行描述的,来自小学在学校借书的体验。乡村小学的小小图书借阅室,不过是校长室里的半壁书柜。书籍实在不算多,我常看的是一份叫《少年文艺》的期刊。有位白族姑娘关于鸟语的描述,写的是云南一带的山林,鸟语像散落山间的珍珠,她描述了多种鸟语,其中我记得最牢的是一种普通话音译“狮子醉酒”。原因是这声音太熟悉了,似乎就在哪听过。那时住乡下平房,屋后有大片毛竹林,我一直没放弃过对这声音的寻觅。后来果真听到了,那种迫真与亲切感,一藏就是几十年。

  即便唱声如麻雀般琐屑枯燥者,也会让我回忆起童年乡村老屋,背后那片长长的竹堤,以及以竹堤为屏障之后大片的广垠田野,夏日里天上游走的白云。鸟语是启动翩翩联想的按纽。

  许是对鸟类名称的茫然,我一直没勇气描绘对它们歌唱的喜爱。后来,读了不少知名作家的作品,其实他们有的也如有一般,只闻其声不识其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把这些不知名的鸟语化作文字的天籁,供人共享。

  冯冀才的《珍珠鸟》就曾吸引过我年少轻狂的心,有了捕鸟养鸟的念头。后来,捕鸟当然没能遂愿,却把养鸟的理想“嫁祸”到妈妈身上,母亲这一养就养了近20年,从相思鸟到鹦鹉,至今鸟语依然延续着,熟悉如家中一员。我也看过韩少功的《清晨听鸟》,尽管在网购的那本散文集《山南水北》中,千字文般短小的文章不足以代表他的水平,他的水平在《马桥词曲》里,而不在此文中。我却牢牢地记住了他所描状的鸟语。因为那些鸟语,不分天南地北,不知在哪个清晨,就会翻越文字的想像来造访我,敲打我清晨梦的窗棂,给我真真切切体验的愉悦感。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号-1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