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
 

读诗集《五里亭》笔记

发布日期:2017-12-22 09:52:37 | 文章来源:潮州日报

  1

  收到诗友张楚藩的诗集,还未开卷,便看到“五里亭”三个字,我遽然想到“别离”这个词,自然地从心潭里流出一首唐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时,我仿佛听到西风伴着白草黄沙,对着离人在不停地吟唱……

  2

  凡有诗友赠我诗集,我必先开卷浏览一遍,这是长期形成的习惯。哦,“五里亭”不仅是书名,还是集中第二辑的辑名,更是这一辑中的一首重要诗名,足见作者对这三个字的重视。

  写到这里,我不由想起《西厢记》中老夫人赖婚的那一幕,她在赖不了的情况下,只得在“十里长亭”摆下酒宴,送张君瑞上京赴试,金榜题名后再来提亲。这时,人们看到老夫人杯里装的是“无情酒”,张君瑞杯里装的是“离恨酒”。不禁让我感叹,张崔这对“有情人”哟,那时刻心弦响的必是这句元曲:“樽前酒一杯,未饮心先碎”,多么令人凄然同情。

  我还想起《芈月传》中的一幕,秦惠王知道芈月怀了身孕,还与黄歇私会并约定私奔,芈月经过思想斗争,最后还是选择了秦王,秦王原谅了她,大度地在“十里亭”为黄歇践行,观众很清楚,秦王喝下的是广阔胸襟的醇醪,而黄歇喝下的是百年长恨的苦酒。

  3

  果不其然,张楚藩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因父亲蒙受政治冤案,母亲难以挑起家庭担子,不得已,把三岁的张楚藩送出“五里亭”过继给人家,张楚藩改名换姓,离开乡土,后来长大成人,大学毕业,成为编辑和诗人,虽然当年他还幼小,不懂离别是什么滋味,后来长大了,定然长期地 “别有一股滋味在心头”。这个“五里亭”的书名和历史上的十里亭等等,虽然里数不一样,可是,内涵却相同,说明了张楚藩也经历过这种离别长恨。

  4

  从《五里亭》这首诗来看,作者采用衬托假借的方法,不是抒写自己,而是用浓墨重彩来描绘他的母亲——一位勤劳、俭朴、善良、慈爱一生的母亲,这位母亲用她的行动,来诉说人间的离愁别绪和世道沧桑。风雨过去了,彩虹出来了,一家人最后得到一个东方式大团圆的结局。善有善报,伟大的母亲啊,最后赢得了97岁的高寿。这是一首很有文学重量的好诗,这首好诗,诗人是倾尽才情的。

  5

  在《五里亭》诗集里,还有一首很精彩、很难得的诗,叫做《生命的标点》,它被诗人用来作为“序诗”,全诗18行,都是中长句子,直抒胸臆,将汉语文字中的标点符号,全部派上用场。我的读后感是:第一,这样写是一个创造,诗贵创造,诗贵新深。只因这首诗出炉较早,写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诗人才30岁出头,因此,诗笔未免稚嫩,然,仍不失是一首好诗。第二,作者调动了想象。有一位诗评家说:“不会想象,就别写诗。”是的,诗人在直抒中驾驭了想象,构思奇谲,令读者获得新奇感。第三,不足之处是,只调动了想象,未能顾及诗歌艺术中的另一要素——象征。如能稍微巧用象征手法,此诗会更加完善。

  谈到象征,我记起公刘有一首名诗,是写上海钟楼的:“上海关  钟楼  时针和分针/像一把巨剪/一圈  又一圈/铰碎了白天”……“夜色从24层高楼挂下来/上海立刻打开它的百宝箱/到处珠光闪闪/灯的峡谷/灯的河流/纵横的街道是诗行/灯是标点。”它象征什么?诗无达诂,读者可以任意理解。

  不过,诗人得感谢作家黄国钦,把这首诗收进《向南的河流》选集,成为传世佳作,还得感谢网友粉丝不断点赞。

  6

  诗眼,这是诗人特别重视的问题,写诗人常常强调每首短诗在最后数句,要很精彩,耐人寻味,诗人把这诗眼看成是梦幻,有时只有在梦中才能逮住它。诗人有一首诗,是写母校的,其诗眼是这样展开的:“深怕惊醒——太多太多的青春故事”,这两句写得很美妙,用“惊醒”两字,朦胧极了。著名词作家阎肃写出:“敢问路在何方”一句,这个“敢”字想了许久许久,没有想出来,辞典也帮不了他的忙,后来,在鲁迅的:“敢遣春温上笔端”得到启发,他拍手大笑,于是用了这个“敢”字,才让他得意了一辈子,又赢得了艺术名声。

  7

  《读书是件乐事》一诗,因为他回答了人生的一个重要问题,所以,被我看重。自古以来,对读书问题,一直存有争论:有一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又有一说:“年年为恨诗书累,处处逢人劝读书”;再有一句:“刘项原来不读书”;还有,还有:“知识越多越反动”“读书无用论”……然书“总会飞出彩蝶”,这是诗人独到的见解,我是欣赏这一见解的。我愿天下的穷娃娃们,在努力读书获得知识之后,产生“蝶变”,凤凰涅槃,由蝶再变成彩凤,翱翔苍穹。不过,如能将此诗的最后二句删去,将会更加精炼,又能回避直白之嫌。

  8

  集中的《骨瓷》《连元芳也看不懂》《邮筒》《流浪狗》《阳台》《幻觉》……等诗或写得很明白,或写得很朦胧,都令人喜爱。另外《兰花酒》写得很年轻;《端午之“泳”》写得很古朴;《射手》写得很有讽刺意味。余如《想起了鲁迅》《工夫茶》《诗》……都写得很有韵味。

  总体感觉,张楚藩的诗写得很认真,30年如一日,水平稳定在一定良好的界线上,没有参差不齐的现象,这可能得益于他的学历和对诗的眷恋。如果他在 30至50岁这一阶段,写得更勤一些,冲得更猛一些,肯定会更早成名。往后的日子还很长,“庾信文章老更成”,不知诗人以为然否?


郭光豹
相关文章:
读诗集《五里亭》笔记 2017-12-22 09:52:37
毋忘来时路 2017-12-22 09:52:15
大乡愁 小乡愁 2017-12-22 09:51:55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