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金域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人在西塘烟雨中

发布日期:2017-12-19 11:31:56 | 文章来源:潮州日报
  陈佳

  

  烟雨长廊的一侧,小河上波光里的艳影在两岸红灯笼的映照下,水光潋滟,法国干红一样的浓烈起来。

  坐在前往西塘的大巴上,隔着玻璃,朝窗外看。烟雨笼罩,山水苍茫,时不时的,就会有一条或大或小的河流,烟波浩渺,迷蒙的雨雾中,漂来一叶乌篷船。恍惚间,光阴流转,它仿佛自千百年前的宋词中漂来,漂过明清,漂过民国,漂过二十世纪,一直漂进我的梦里水乡。

  前面车子多的时候,司机放慢了速度,窗外的江南风景,尽收于眼底。不远处,有成群的白鹭卧在路边绿化带的树上,雪白的身影衬着浓绿的树荫,如白雪落青山,分外美。

  一路蒙蒙细雨,到了西塘,雨停了。天空半阴半晴的,风吹来,夹杂着江南水乡特有的雨后的清新。西塘,被称作千年古镇,青砖白墙黛瓦,老街弄堂幽巷,相似的格局,却发生着迥然不同的故事。

  我虽然是第一次来西塘,却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依稀朦胧的,只觉得那些人是梦中人,景是梦中景,我迈着灵动的脚步,似乎就是为了有一天,来这里寻一片梦里水乡。

  夜幕下,彩灯闪烁,在高高的马头墙的遮蔽下,藏着现代气息浓郁的酒吧和歌舞厅。走过喧闹的酒吧蹦迪一条街,过一座小桥,灯光突然转暗。古老的小巷里,古朴的旧宅子,檀香阵阵,玉兰树婆娑的树影里,恍若传来上世纪初贵族音乐的旋律。

  往前拐过几个弯,来到了烟雨长廊。烟雨两个字,极富情思,令人产生无边的遐想。细雨如丝,如烟如雾,这样的情景里,最适合两个人漫游,漫步。走走看看,停停说说,没有邪念,满心思里,都是玉兰白,蔷薇红,半溪水云,一坡胭脂,拂堤杨柳,那才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烟雨长廊的一侧,小河上波光里的艳影在两岸红灯笼的映照下,水光潋滟,法国干红一样的浓烈起来。寻到一个弄堂,苍灰色的石板路,一丛翠竹从班驳的院墙上探出来。抬头望去,那扇木门上写着“西园”二字。

  1920年冬天,柳亚子偕同文友,曾在此雅集。年少时读过柳亚子的诗词,印象最深的是《浣溪沙》,“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姐妹舞翩跹,歌声唱彻月儿圆。”只是,逝者如斯夫,不夜天也好,月儿圆也罢,所有的过往都成了生命中的烟雨故事。

  沿河皆为店铺,扑鼻而来的都是麦芽糖、绿豆糕和臭豆腐、炒田螺的香气。还有卖蜡染、披肩、围巾、挂饰、桃木梳、扇子、吊坠、手链等各式各样小玩意儿的小店。经过一个僻静的胡同,暗红的灯光下,有一处干净而整洁的小院子。木门木窗红灯笼,好一派小康人家过日子的喜气洋洋。

  小院的一堵墙上悬挂着几根手工搓制的草绳,绳子上挂了一些古意的硬纸板的牌子,牌子上是毛笔写的字:聊天、发呆、臆想、住宿、做梦、谈情。沿河两岸,到处都有这样的谈情、臆想的所在。隔着一条河,往对面望去,都是什么水云间,左岸咖啡,桃园人家,芙蓉阁,梧桐秋水之类五花八门的民居。

  这样走着,这样想着,忽然有凉风穿过弄堂,扑面而来,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一些铺子在收摊了,一拨一拨的游客忽然消隐在小巷深处,街上的喧嚣渐渐沉寂下来。走在晚风中的巷子里,我仿佛听见了时光里钟摆的声音。

  记住西塘的烟雨、灯笼、靠椅、拱桥,记住那一点难以释怀的留恋与怅惘。人在西塘,有一天,当我老时,亲爱的,你若来看我,必要渡一片浩渺苍茫的江南水岸,因为我在烟雨的江南,在江南烟雨的小镇,这样从容、缓慢而饶有深意地等着。
相关文章:
冬游十方院 品赏黄腊梅 2017-12-19 11:32:47
千灯古镇的魅力 2017-12-19 11:32:29
人在西塘烟雨中 2017-12-19 11:31:56
改革开放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