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
 

诗人和诗

发布日期:2017-05-18 10:00:20 | 文章来源:潮州日报

 
  □ 郭光豹

  1987年秋,全国各省市部分诗刊、诗报的领导、编辑和诗评家,组团访粤,我参加了接待。在正式的座谈会上以及各种场合,我发表了对诗的一些个人看法,现整理成为这一组诗话,敬请读者批评指正。——题记

  1

  “诗人”,不是一顶桂冠。他是人类灵魂活蹦乱跳的形骸,而诗,应是诗人良知沉重的回声。

  2

  大凡古今中外的诗人,心灵里总有两块土地,一块是祖国,一块是故乡。屈原正是怀着这两块沉甸甸的土地坠入汨罗江的。

  3

  当现实用沉雷的声音寻找历史,历史便会用炸雷的声音对现实作出回应,你便听见了诗。并且,看见现实与历史之间立着一把有血有肉的传声筒,它,便是诗人。

  4

  诗人在塑造形象的同时塑造自己。形象愈是创造的,则诗人自己愈能溢发出创造的光彩来。

  5

  连诗人自身都是由生活创造出来的——那些由诗人灵魂裂变由生活反光出来的珠宝也似的亮色和晶体才是真诗。

  6

  诗人进入诗歌创作过程中,既要十分敏锐地发现外物,又要在发现外物之后,机智地把已被逮住的外象融入于自我的感情世界之中,千万莫让它孤魂般踯躅于主观感情之外,应让它尽可能快点彻底点变成诗人主体生命的外化。

  7

  诗人要聪明地在自己的“机”、“理”中,隐藏着让别人能有所妙悟余地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越多越出色。

  8

  诗之被视为文化和艺术的活体,其髓质在于能真实而自然地反映人生。

  9

  诗又是一种极其特殊的语言方式,诗人在经过心灵体验之后,用一种被感情压迫得欲喷急进的语言陈述出来且又精巧排列出来,便是所谓的诗行,同时产生了诗的建筑美。

  10

  诗一般被归为心灵的艺术,心灵真空里装下丰富的个人感情色彩,因此,称诗为性情艺术并不偏颇。于是,爱情、亲情、友情、人情、乡情和爱国之情……都是诗难得的主题。寡情者、矫情者、媚俗者、假大空一类怪物、伪善家,都写不出好诗。

  11

  面对一个多色彩、多流动、多变化的世界,不要老弹一架钢琴,要有多种土洋乐器,独奏合奏各呈姿采:传统手法现代手法相互共荣;长句子短句子互不排斥;明白诗朦胧诗同上擂台;你讲你的新、深、情、真、理,我讲我的谲、奇、特、隐、曲,豪放与婉约、粗犷与柔馨、沉郁与清丽、质朴与潇洒各呈方便各放异彩:什么象征、暗示、影射、隐喻、多义、跳动、空灵、潜意识……全部套路都可一一使将出来。甚至在一个人的作品里,也可打出各种旗帜,南北西东,八面来风。不必过分强调个人要形成一种什么样的风格。

  12

  面对今日中国诗坛“絮乱花繁天亦迷”的景象,我从理论实践上都主张:传统手法与现代手法相杂糅。

  13

  “君意须当会,人间要好诗”,什么才算得上好诗?我看,什么风格、什么流派、什么形式、什么主张都可以出好诗,什么年龄层次的诗人也都可以出好诗。关键是看诗人自身的功力如何。

  14

  诗不靠诉说、叙述、描写、渲染氛围,更不可虚张声势吓人,虚伪更为可耻,僵化板结实属膏肓绝症。诗要求诗人用浓郁的感情撞起澎湃激浪……一泻万里,状如水银倾地,四处都滚跳着闪亮的晶体。

  15

  灵感常常会于籁静更阑之时推开诗人梦境的窗户,逗你醒来之后仍咀嚼着残梦的滋味,这时诗人如果能毅然披衣扭灯,记下那些仍缭绕脑际的无穷幽韵,这首诗,很可能是诗人日后向人夸耀的得意之作。             (待续)
 

相关文章:
诗人和诗 2017-05-18 10:00:20
吻别 2017-05-18 09:58:13
四月的油桐 2017-05-18 09:57:51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