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
 

醉驾不再一律入刑应力避“模糊上路”

发布日期:2017-05-16 10:36:30 | 文章来源:潮州日报

  张智全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公布,其中引人关注的是,《意见》对醉驾情节轻微的情况提出如下表述: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5月15日《华西都市报》)。

  最高法院制定的这份醉驾量刑规定,立即被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由此引发广泛关注。在不少人看来,“醉驾一律入刑”刑罚政策实施以来,不仅有效遏制了交通事故,也让“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法律常识妇孺皆知。在此语境下,最高法院还对醉驾量刑予以“松绑”,是彻彻底底的倒退。

  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最高法院的这一量刑新规,只不过是对现行法律规定的强调和重申。刑法总则第13条明确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总则第37条亦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既然任何“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行为都不构成犯罪,都可以免予刑事处罚,那么,醉驾行为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对任何犯罪的处罚都必须要“罪责刑相适应”,如果不论情节轻重,一律对醉驾顶格判刑,只能是有悖公平正义。可见,最高法院关于“醉驾不再一律入刑”的量刑新规不但于法有据,而且也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刑罚原则。因此,在这种意义上,最高法院的新规实际上是对不分情节轻重而将“醉驾一律入刑”做法的理性纠偏,无疑更有助于彰显刑罚惩处醉驾行为的公平公正。

  不过,尽管在法理上这一量刑新规站得住脚,也契合了司法实践的客观要求,但这一量刑新规如何真正收到预期效果,显然还有诸多问题需要予以明确。换言之,对于“情节显著轻微”的醉驾行为,究竟该如何准确界定,还需要进一步细化,从而以明晰具体的标准,实现刑罚对醉驾行为的精准处罚。否则,就极有可能因为界定标准的不明确带来司法的模糊性,让刑罚对醉驾行为的依法惩处变调走样,既有损公平正义,又危及司法公信,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醉驾量刑的新规实施后,公安机关可能对该类案件不再一律立案,检察机关亦不再一律起诉,案件的裁判全由法官说了算,势必增大法官自由裁量的空间。在这情况下,如果对“情节显著轻微”没有明确的标准,那么法官裁判时,就有可能对量刑尺度的把握有了更多随意性,从而给少数不能坚守司法底线的法官留下枉法裁判的模糊空间,进而产生司法腐败。有鉴于此,在实施“醉驾不再一律入刑”的量刑新规时,必须要对“情节显著轻微”这一关键要件作出明确的标准规定。须知,标准的不明确,最终都会无一例外地为法官自由裁量留下模糊空间,不但难以彰显刑罚的威慑效果,而且也会给法律的公平正义造成戕害。

  毫无疑问,“醉驾不再一律入刑”彰显了法治的理性,理当坚定不移地推进。然而,正如“刑罚的威慑不在于刑罚的严酷性,而在于其不可避免性”的道理一样,“醉驾不再一律入刑”入刑的重点,不在于要给“情节显著轻微”的醉驾者处以严酷刑罚,而在于让每一个醉驾者都能领受到公平公正的刑罚。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按照科学合理的法治原则,对“情节显著轻微”的醉驾行为设计出严密完善的界定标准,从而杜绝量刑的模糊空间,真正确保刑罚对醉驾行为的精准惩处。

相关文章:
让市民安然入梦需要更多“噪音管家” 2017-05-16 10:36:43
醉驾不再一律入刑应力避“模糊上路” 2017-05-16 10:36:30
医院设家暴报警点是反家暴的有益尝试 2017-05-16 10:35:36
“替课族” 2017-05-16 10:35:13
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