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
 

张嘉译: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

发布日期:2017-04-11 10:24:42 | 文章来源:北京晨报网络版
  在秦腔、话剧、舞剧和电影之后,作家陈忠实的代表作《白鹿原》被改编成为了电视剧版。这部由张嘉译、何冰、秦海璐等主演的电视剧将于4月16日在江苏卫视和安徽卫视同步开播。作为西安人,张嘉译对这部作品倾注了极大的情感,不仅挑大梁挑战白嘉轩,而且担任了艺术总监,台前幕后各种费心和忙活。“挣钱的机会还会有,但碰上《白鹿原》的机会不再有。陈忠实以《白鹿原》垫棺作枕,演员不也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吗?”凭借着“不为挣钱为作品”的拍摄理念,《白鹿原》用质量说话,力争为观众奉献诚意作品。 “以前,人们提到张嘉译会讲到《悬崖》,我希望以后就是《白鹿原》了吧。”张嘉译说。


  电视剧版全景式呈现


  《白鹿原》原著小说50万字,无论被改编成何种艺术形式,都难以解决时空限制的问题。尤其是在电影版遭遇差评后,电视剧版能否真正还原原著精髓更引关注。陈忠实生前也曾对电视剧版寄予厚望,“相较于其他艺术形式,电视剧受时空限制比较小,装不下可以再续一集。”


  编剧申捷在接受了剧本改编任务后,并未急于动笔。他先读了《白鹿原》相关书籍上百本,随后在塬上住了半个月,做足准备后又先后两次拜访陈忠实。当时,陈忠实跟申捷谈了书中朱先生、黑娃等人物的原型和他们的命运,又聊起他没有展开写“朱先生只身退清兵”的遗憾,为该剧的剧本创作提供了更多素材。在创作过程中,申捷完成了陈忠实先生的愿望。陈忠实曾向申捷提出,希望能在剧本上为朱先生重重写下一笔,并表示,虽然很多读者觉得朱先生是一个无所不知的玄妙人物,但电视剧中应“传神”而不“神话”,将朱先生作为一个真真实实的人去处理。除了还原小说中的朱先生,剧中白鹿两家三代人的命运纠葛都将还原。


  从拍摄上来说,《白鹿原》的筹拍也可谓砥砺前行、精益求精。从2000年拿到小说改编权至2015年拍摄完成长达近16年,拍摄时间历时7个多月,足迹遍布京、沪、陕、晋、苏等地。白鹿原影视城作为该剧的重要取景地,首次“全景式”地还原了陈忠实先生这部长达50万字的经典作品。但遗憾的是,陈忠实先生2016年4月29日逝世,电视剧《白鹿原》当时尚在紧张的后期制作中,陈忠实先生未能亲见电视剧版。


  演员“男耕女织”体验生活


  作为陕西人,张嘉译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再熟悉不过:“其实跟导演聊的时候,我们希望这是从生活细节入手的一部剧。因为我们都太了解陕西,了解这块土地,了解整个生活,所以我们的戏可能在这些方面体现。”为了原汁原味地再现陕西关中农村生活,在正式开拍前,剧组便令所有主演提前近一个月进驻陕西农村,与村民同吃同住,切身体验农家生活。“你是农民,你就需要种地,现在的生活离那些太远了,上来拍的话感觉就会不像嘛。”导演刘进一语道出生活体验的初衷。进组之前,一众演员被“赶”到农村,一住就是20天。男演员耕田、割麦、赶马车,女演员就学纺线、擀面、切菜做饭,甚至还要为了贴近角色使劲儿地减肥和晒黑。一众演员不施粉黛,在当地村民和老师的指导下,回归到“男耕女织”的原生态生活之中,也在体验中和角色无限靠近。


  演员翟天临透露:“剧组为了拍割麦戏买了1000亩地的麦田,演员拍时就把这1000亩地上的麦子割出来,然后卖了,这是真事。”演员李沁对纺线的难度记忆犹新:“纺线需要把棉花坨抽成丝,然后再捻成线,线不容易连在一起,老是断,练的时候手都起茧了。”张嘉译则表示,近一个月的体验大家收获很大,“如果演员的状态不对,就会和场景格格不入,再怎么演也演不出对的感觉来。”即便做好了准备功课,张嘉译还是用“犯怵”来形容出演白嘉轩的感受,“各种类型的角色我都敢演,但这个角色我心里是嘀咕的。”在从拍摄到后期制作的两年多时间里,张嘉译没敢看过一次成片,担心会忍不住挑自己的毛病,会自责。在张嘉译看来,“挣钱的机会还会有,但碰上《白鹿原》的机会不再有。”

相关文章:
张嘉译: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 2017-04-11 10:24:42
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