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_index_ad_01 new_index_ad_02 new_index_ad_03 new_index_ad_04 new_index_ad_05 new_index_ad_06 new_index_ad_07 new_index_ad_08
 

潮剧《韩愈治潮》:历史名人的当代演绎

发布日期:2015-03-12 09:48:33 | 文章来源:潮州日报


▲《韩愈治潮》剧照

  演绎韩愈新风

  新秀承担主角

  韩山情长,韩水悠悠,如今的韩江两岸,绿草茵茵,江中不时还有游泳爱好者来回畅游。古时的恶溪,今天的旅游胜地,其中的转变,让人不由怀念起唐代那位先贤——韩愈。为了纪念这位历史名人,我市决心打造一部以韩愈为题材的大型潮剧,在感恩韩愈的同时,以古为镜,为社会传播正能量。

  2009年,在市宣传部和市文广新局的精心策划和大力扶持下,市潮剧团开始着手《韩愈治潮》的剧本创作。2010年,《韩愈治潮》荣获“首届中国戏剧文化奖”银奖。后继续修改,2013年8月首度亮相,观众好评如潮。今年11月18日,该剧参演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获得“优秀剧目二等奖”。

  演绎韩愈新风

  说起韩愈,相信每个潮州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对韩愈驱鳄害、兴教化的事迹也是耳熟能详。然而,在《韩愈治潮》之前,却少有以韩愈为题材的潮剧。“这剧本创作起来挺难的,因为人们对韩愈都很熟悉,期望值也很高,从剧本创作的角度来说,可以发挥的空间不大,我花了很长时间在思考怎么去表现韩愈几个事迹之间的联系。”《韩愈治潮》编剧郭克贵回想刚开始创作剧本的情景,不由感慨良多,皆因面对“韩愈”这个人物,他不愿意简单地去进行艺术创作,而是希望能够以最贴近历史的笔调,去刻画韩愈的一言一行。

  为了做到这一点,郭克贵翻遍《潮州史》等史籍材料,又反复研读韩愈的《祭鳄鱼文》,“那时整天思考,心思都放在剧本上,一拿起笔,脑海里就锣鼓滔天。”一天,郭克贵从书山籍海中抽出身来,来到韩江边,走到祭鳄亭,看着那早已熟记于心的碑文,突然灵机一动,从中体会到一番深意:“祭只是手段,驱才是目的,韩愈祭鳄为潮州百姓除了鳄害,但更重要的是破除了人们的迷信。”

  是的,韩愈不仅仅是唐代的韩愈。韩愈在千古之后依然受潮人感怀称颂,都是因为他的功绩不仅是当代之功,还是千秋之利。“文明”二字,正是韩愈带给潮州的最大财富。剧本一出,不少同行也是眼前一亮,其中戏剧大师郭启宏称赞这一思路正是剧本的一大突破:“《韩愈治潮》令人欣欣然有所得者,是剧作者将驱鳄与兴学、释奴、劝农等等事件联结起来进行构思,经过此一番‘综合治理’,驱鳄便不是孤立的事件了,透过驱鳄,人们看得到恶溪深异处的人文奇观。剧本的立意高远了,也便获有思想深度,主人公的形象因之得以树立,连同次要人物,在主旨的烛照下,也栩栩然有了生命的意趣。”

  新秀承担主角

  一台好戏,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演员的表演。一身正气的韩愈、盛服先生赵德、左右逢迎的推官秦济,还有那些阳奉阴违的不法乡绅……这些角色都要演“活”了,《韩愈治潮》才能成为一出百看不厌的佳剧。按照一般人的看法,越是重要的角色,越是需要经验老到的演员来扮演才“保险”。但是,市潮剧团对此有着不同的想法。

  “要传承好潮剧,就要注意培养新人才,经验都是唱出来的,只要演员肯下功夫,我们就要给他们机会。”市潮剧团负责人介绍道:“像韩愈的扮演者黄奕凯、林阿香的扮演者陈晓霞等都是潮剧舞台的后起之秀。在出演《韩愈治潮》之前,他们在不少潮剧里都扮演过重要角色,其认真的态度、扎实的功底,大家有目共睹。”原来,经过近年来的发展壮大,市潮剧团里也来了不少有天赋、肯吃苦的好苗子。而这次《韩愈治潮》的出演机会,对他们而言,就是一次难得的成长经历。

  “潮州未治,耻作寄世浮生人……”就算是在排练中,也一定能听到韩愈扮演者黄奕凯的洪亮嗓音。原本在排戏的过程中,因为要通过不停的重复来揣摩角色的心理,这对嗓子的是有不小的负担。为了保护嗓子,不少演员都会选择在排练唱段的时候有所保留,而黄奕凯,却是一个例外。在他看来,嗓子固然是潮剧演员的戏剧生命,而用好嗓子,则是潮剧演员价值的最好发挥。他一边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嗓子的保养,一边尽情投入韩愈这个角色,琢磨着一调一腔的起伏变化。

  宝剑锋从磨砺出,黄奕凯等一众演员用自己的努力,收获了《韩愈治潮》如潮水般的好评。其中,黄奕凯更是在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上收获了演员新秀奖的荣誉。这虽然是一项个人荣誉,但似乎让人看到了在未来更广阔的潮剧舞台上,一颗颗新星,正冉冉升起。

  现代舞美搭台

  在现代科技手段的支持下,潮剧的舞台有了更加丰富的表现手法。“不对不对,‘雪花’怎么能垂直落下来呢?要斜着吹才有‘风雪’的感觉!”在《韩愈治潮》的排练现场,市潮剧团团长郭明城的“吹毛求疵”令记者印象深刻。这一场景描述的是韩愈一路风雪兼程,马不停蹄地前往潮州上任。对韩愈而言,遭贬南蛮,妻离子散,这样的打击无疑是十分沉重。暗淡的场景、惨白的灯光、加上“雪花”的衬托……正是有了每一个舞台细节的细心准备,最终才有了观众眼前的视觉大观。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记者看来,只觉得各种舞美设计让潮剧表演变得更加精彩生动,而在市潮剧团的舞美老师眼中,这一切都大有讲究:“比如不法乡绅们在密谋怎么造谣中伤韩愈的这个情节,就是整个场面都要暗下来,然后一束直射灯打到那些不法乡绅身上。虽然乡绅本身并没有说出他们密谋的是什么,但是通过这样的灯光语言,那种‘阴谋’的味道就自然流露出来了。”

  布景、道具、音乐配器、灯光……在各种现代舞台元素的有机融合下,《韩愈治潮》似乎带有一种突破传统的潮剧魅力,它让人们看到剧团的与时俱进,也看到了潮剧艺术繁荣发展的未来。

  《韩愈治潮》为何深入人心

  “春日融融江波平,潮城处处闻书声,从此儒风传百代,海滨邹鲁人杰地灵”。潮剧《韩愈治潮》中的一段戏词,道出了韩愈在潮为官八月立下的不朽功绩。对此,潮州百姓百代感恩,让一方山水皆随韩姓。

  当这位历史名人的事迹,以潮剧的形式形象生动地展现在潮州人民的眼前,一下子就勾起了人们的情感共鸣,大家纷纷地走进那段历史,去感受韩文公一心为民的浩然正气。

  公元820年,“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52岁的韩愈可谓遭遇了他一生最大的政治挫折。那时的潮州,不单环境恶劣,鳄鱼为患,而且贫穷落后,民不聊生,百姓封建愚昧,多崇鬼神。

  古来为官者,是喜欢民众愚昧、易于哄骗,还是希望人民聪敏、能够自立自强?这是作为父母官的两种截然不同态度。剧中,一个叫秦济的推官这样奉劝韩愈:“不怕黎民少见识,只怕百姓存异心。百姓愚,政令通。”对此,韩愈不为所动,他清醒地认识到州官乃民之父母,哪有父母希望子女愚昧?面对秦济这一番花言巧语,韩愈掷地有声地答道:“为官应使民聪敏,岂望治下出愚民”。

  鳄害、贩卖奴隶、百姓贫困……一道道亟待解决的民生难题,堆于案上,更是压在韩愈心头。他认识到,这些难题的根源,皆在于百姓愚昧——林阿香是个奴隶,只怨生辰八字不好,甘愿一死另投胎;溪东姆强要儿子喝符水,因怕鳄神夺其生命……如此种种,只有大兴教育,启人心智才是唯一正确的治理方针。

  然而,贩卖奴隶和捐银祭鳄,是潮州一些不法乡绅横敛钱财的欺人手段。韩愈要驱鳄害、启民智,无异断了这些人的财路。这些不法乡绅见逢迎巴结无效,便煽风点火,造谣中伤,抵毁韩愈声誉,一时闹得满城风雨。加上家遭不幸,妻离子亡,韩愈顿觉心力交瘁。对此种种,韩愈最终迎难而上,发出“潮州未治,耻作寄世浮生人”的思想抉择。他设下巧计,文祭武攻,驱除鳄鱼,又将崔茂达贩奴罪行,公诸于众,让恶鳄恶人皆受惩治。随后,韩愈在潮州兴学育才,为潮州点亮千年文明火种。

  历代也有一些清官莅潮,为解贫困,或向朝廷求拨救济款,或发善心开仓粮。但这些都是一吃就完,难以为继。韩愈洞察到社会的病根在“愚昧”二字,故着重于精神层面开民智,去愚昧,给民众以人文关怀,普及教育,传播知识,使民众认识自我,认识世界,改造自然。

  韩愈正是凭着“文明治潮”四个字,惠及潮人子孙,让百代受益。这也是古代虽有很多朝廷大官来过潮州,而唯有韩愈受潮州人世代感恩的缘故。


相关文章:
潮剧《韩愈治潮》:历史名人的当代演绎 2015-03-12 09:48:33
图说我们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