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走冬
发布日期 : 2022-01-07 09:12:09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张凌云

  也许是年岁渐长,对故乡的记忆,越来越停留在一片茫茫的原野之上。越到冬天,这种感觉就越强烈,曾经走过的足迹也越清晰,它们消融了岁月之间的裂隙,原来,你还是那个走在乡间小路上的少年。

  那些昔年走过的足迹,被我称为走冬。小时候,汽车不通,自行车尚未普及,最常见最便捷的交通方式就是行走。一年四季,凡是能到达的都愿意用两只脚解决,而所有的行走当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走冬了。

  走冬的魅力,在于能够把一场枯燥乏味的远足,变成与大地故土交融一体的旅行。

  事实上,许多次当我开始走冬时,我是抵触的,甚至是畏惧的。路程既远,更兼天寒地冻,刺骨的北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但当我走着走着,脚底不冷了,身上不冷了,冻得通红的脸变得麻木不再对寒风那么敏感时,我渐渐消除了抵触,开始饶有兴味地观察起周围的事物,以及前方那些莫名的路程。

  大平原上一片静寂。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点,地平线上越来越小的一个点,心思却变得辽阔起来。虽然,我见到的风景并不美丽,坑凹皲裂的土路,不少地方由于雨雪浸泡加上踩踏像隆起的鱼背,麦苗虽然是绿色的,但受霜冻侵袭耷拉着身子失去了活力,村庄在蓝天下更显矮小,树木早已掉光了叶子,像光秃的梳子伸向天空,浅处的沟渠,荒草下面是浮冰,大小河流也都冻个结实,除了偶尔有水泥船撑起竹篙奋力破冰前行外,整个乡村风景就是这般静寂而萧瑟。

  而越是这样,给我的感觉越是真实自然。冬天是这样的一个季节,它能将事物还原到本初的状态。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故乡是如此单纯而素朴,那些坦荡的土地和冷峻的气息交织的风景年复一年在岁月深处演绎着,从来不会因一个人的出现消失而改变什么。我在觉得自己越来越渺小的同时,却有一种更博大雍容的感觉扑面而来,它轻轻把我包裹其中,让我触摸到它的顽强和坚忍,贴紧它在严寒肃杀的氛围里始终带着暖意的胸膛。

  那是一种母性的光芒。是可能已离开很久,却依然熟悉的光芒。走过的许多路,各种桥,甚至是一道浅沟,几棵秃树,几处总也化不了的薄薄的霜雪,我一直记得它们的模样。它们就像凝固在时光里的琥珀,永远那么清澈透明,等待每一个关心热爱它的人去检阅。大地岑寂,此时,只有你和它们进行灵魂的对话,是那些不起眼的一草一木,一泥一土,垒成了我们身体里的骨架,并源源不断赋予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乳汁和干粮。

  所有留在走冬里的印迹,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象征。走冬也在潜意识里变成了一种仪式,它超越了往来交通或走亲访友的基本功能,而是向生养我们的大地最简单最真诚的致敬。或许,在漫长的岁月里,走冬是解读乡村的最佳范本之一,因为,冬天让我们远离了耕耘、播种、浇灌、丰收等等与劳作有关的名词,完全放松下来的原野,能让我们看到一些最本质的东西,思考田野到底是什么,乡村到底是什么,一代代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们到底又是什么这些终极命题。

  我怀念那些过去的时光。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再来一次长长的走冬,见见那些熟悉的风景,重温一次这辈子也不会改变的约定。太多见过的人和物终生难忘,他们早已融入血脉和灵魂,让一个人无论走出多远,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历和出生的故乡。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号-1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