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飞蓬啊飞蓬
发布日期 : 2021-10-11 09:36:46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张梅

  轻盈、自在、野逸……如果用这些词形容一种植物,那是《诗经》里的飞蓬,是隐于杂草间毫不张扬的飞蓬。

  秋天,去徽州,黑黑白白的老房子,层层叠叠的翘角飞檐,湿湿绿绿的青苔,相似的村落,相似的故事,外出经商的男子,守在阁楼中的女子。那村口,是分别的长亭短亭,可脚步终归要止住,那一别,不知今夕何夕才能相见。想起《诗经》里的那位女子,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適为容!难道是我没有化妆的东西?爱的人不在,我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给谁看?于是,斯人独憔悴啊,孤独成一株卑微的飞蓬,好像那份怅惘,就像绒毛状的飞蓬无声地飞起,又无声地落下,读来让人心口生生地疼痛。

  飞蓬属于野草之类,《诗经》中许多诗句都提到这些生长在原野上健康而朴实的植物,人们笼统地叫它们野草,这“野”是远意,也是禅意,是一种生命的坚韧,飞蓬枯了又荣,开了,散了,萎了,在茫茫的原野上不留踪迹。在这些野草的词条里,常有“一年生”“两年生”这样的字眼,生命转瞬逝去,风吹雨打浑不怕,暑去冬来的循环中,它们的生命,自有一种大无畏、大自在。

  与植物在一起的时候,心绪变得特别宁和。这些植物,不一定是家中精心伺弄的植物,是自然中的草木。在平凡的草木中,也有大美的可能。在植物那儿,大红大绿都显得生动无比,不会俗不可耐,红的饱满,绿的盎然,白的素淡,黄的柔媚无比。山林中的灌木、蕨类、苔藓类的植物静而幽,带着深深的古意,乡间阡陌的植物,挤挤挨挨,你缠我绕,乡邻般朴实,繁草似锦,天真烂漫,而水边的芦苇、菖蒲之类,又让人感觉到儒雅、飘逸,那些绿意能蔓延到人的心里。飞蓬呢,从遥远的《诗经》一直飘散如今,默然如它,念及这两个字,像秋水漫过堤岸,凉凉的远意蔓延开去。

  孩童时代,老屋附近有山坡,其实也就是一片斜斜的土坡,草木蓊郁,闲暇时成了乐园,飞蓬极多,到了夏季,摇曳的满是花朵,细细弱弱的花瓣,向日葵般打开,嫩黄的花蕊,如雏鸟的喙,细看是极美的。在山东曲阜东北石台山的路上,是土路溪畔,一定也葳蕤着如我童年所遇的飞蓬,把酒言欢转瞬又要分离的李白和杜甫,就站在这丛丛飞蓬旁,飞蓬延伸向远方,离别的身影也渐行渐远,飞蓬各自远,距离、时光又将人隔离开来。且尽手中杯,寄情于酒,寄情于飞蓬,浓情都在杯盏中,漫开的是惆怅,漫开的是沧桑。

  我们的生命,在不断地别离,别离童年,别离青春,别离故土,别离友人,别离亲人,别离自己的所喜所恋,别离芳菲遍野的春天,别离清远的秋日,悄悄别离着,又倔强地生长着,像拙朴的飞蓬……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号-1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