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风从历史吹来
发布日期 : 2020-10-17 09:41:52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风,按照现代科学的说法,指空气在水平方向的流动,或曰气压的差异形成风。然而,这种说法太过科学,显然缺乏想象力。在人们的意念里,风是个有生命的存在。

  风是个伟岸的男子,也可能是个颠狂的女人。看看风的别称吧,风伯、箕伯、方天君、方道彰、醒骨真人、跋扈将军,雄性十足!而风姨、封姨、孟婆、十八姨,又何等雌威!风又叫飞廉,亦作蜚廉,据说是神禽或“长毛有翼”神兽,至于扶摇、天帚、巽二、屏翳、吼天氏等名号仿佛中性,却也咄咄逼人。

  中国文人用他们的生花妙笔描写过这种生命力,或曰神力。庄子说:“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公式~]。”(《庄子·齐物论》)屈原说:“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离骚》)曹植说:“屏翳收风,川后静波。”(《洛神赋》)韩愈说:“须臾轻自举,飘若风中烟。”(《谢自然诗》)蒋捷说:“春雨如丝,绣出花枝红袅,怎禁他孟婆合早。”(《解佩令》)张孝祥说:“妒妇滩头十八姨,颠狂无赖占佳期,唤他滕六把春欺。”(《浣溪纱》)现代作家也加入了这场大合唱。比如茅盾:“这时候来了一阵风。这风,像是凉,又像是热。”(《夏夜一点钟》)比如闻一多:“这里是一道河,一道大河,宽无边,深无底;四季里风姨巡遍世界,便回到河上来休息。”(《西岸》)

  最精彩的描写得数宋玉的《风赋》。这是通篇采用对话体的辞赋类杰作。宋玉以“大王之雄风”与“庶人之雌风”对举,形象地指出“天地之气”也不可能“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的道理。其中,“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颇有哲理;而“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一段美文,更加脍炙人口。宋玉而后,齐梁诸子纷起效尤,多有《拟风赋》问世。其中较著者有谢[~公式~]的“幽人之风”,王融的“烈士之英风”,沈约的“羽客之仙风”,均不及宋作之“韵格存焉”(姚鼐语)。

  风在文人笔下是如此形象飞动。风有影:“思君若风影,来去不曾停”(陈后主)。风有穴:“倦余游之倥偬兮,聊偃息于风穴” (王尚絅)。风有衣:“散风衣之馥气,纳戢怀之潜芳”(夏侯湛)。风有骨:“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高适)。风有信:“初程风信好,回望失津楼”(司空图)。风有道路:“霜村夜乌去,风路寒猿吟”(陈后主);“雨阶幽草合,风径落花深”(萨都剌);“韶光爱日宇,淑气满风蹊”(李峤)。

  最引人遐想的是风的道路!风的道路来自历史。我瞻仰过西方古希腊的文明,在忒拜城遗址的近旁,风从山上、或许从海上吹来,风走着唱着,在广袤的原野,在空旷的废墟,在无人的街巷、阳台、石径、喷泉,还有古战场与荒冢,低回咏叹,缅怀光荣的城邦昔日的喧嚣。我心目中的忒拜城只存在于历史的传说里,风的道路便是历史的道路。这情形同东方文人笔下“寒猿吟”、“落花深”、“淑气满”的“风路”、“风径”、“风蹊”,何其相似乃尔!

  东西方的初民都有自己的风神,都在激情抒写自己的风崇拜!从古到今,谁都晓得风年年月月从我们的眼前走过,时而迂回舒缓,如溪流蜿蜒;时而迅猛疾驰,如浊浪排空。但有谁思索过,风可能蓦然惊奇,但它永远无动于衷;风也曾喃喃倾诉,但它绝无“小资”情调。风走过的是什么道路?它从蛮荒来,向着渺茫去。

  我在风前沉思,如同面对历史……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