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灵性的闪光
发布日期 : 2020-09-15 09:51:21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笔法、笔势和笔意,是书法的三个基本要素,前两者应该指基本功、技艺,比如怎么用笔和书写的态势。笔意则是由不同笔势所产生的精神风韵。前者是形,后者是神。

  这是我从辞书上读到的。

  书者在长期的书法艺术实践中形成的风格、意趣、气韵等等谓之笔意,是书者精神世界的流露。

  不久前在汕头姚璇秋家,第一次见到陈瑜,很自然就说及她俩的《井边会》是我最为欣赏的经典折子戏,陈瑜的刘咬脐,绝对是前无古人,用出神入化一词来表达也许比较接近。但似乎又不尽然。我记起曾读过上海某位画家的一句话,大意是“要注意笔意之外那一点忽然出现的感觉。”笔意已经是艺术的高境界了,还有笔意之外的东西,这可是至境了。

  但这是谁说的,原话怎么说的,实在记不起也找不到。回来后,我发微信请教王维元兄。

  我喜欢维元兄的画,尤其是他的山水小品,多是清雅淡远,韵味十足。我更悦着他的谈画文章,平和而大气,见解独到。他肯定知道上述这话出自谁之口。

  他很快回信说:“许多书画大家都说过近似的话,后面大概说的是‘情性、灵性’一类的意思,忘了。沈尹默、任伯年、蒲华、贺天健、陆俨少好像都说过这样的话。”

  我回他:“谢谢了。因为艺术这东西是共通的。戏曲表演到了投入时,已远超艺术之外,完全不是在表演了。”

  他说:“书法绘画的最高境界都在法外。”

  是的,这就是巴金所说的无技巧境界了。巴金提出:“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无技巧。”他所谓的无技巧并非没有技巧或不使用技巧,而是指艺术家对技巧掌握娴熟、出神入化、恣意纵横挥洒,创作出来的作品功胜造化,内容和形式构成一个和谐的艺术整体。

  要进入无技巧境界,我想就是许多书画家所指的笔意之外的境界。

  1990年代初,林丰俗在潮州府城“红学”(孔庙)举办个展,我和画家曾宗寅一起观赏。其中有一幅画的是凤凰山松林(题目没记住)。那是我们熟悉的凤凰山松,一条山路边上,整齐地长着一排青松,每株都年轻、秀雅,并非一般画家们所喜欢的苍劲古松,看去蛮亲切,但画家却把树干画上一大抹褐色,似是一道夕阳照亮了般,但分明又不是阳光。

  当时,林丰俗也在现场,我们就上前问他:“你去写生时,这些树干是褐色的吗?”

  “不。”

  “哪你是画落照?”

  “不,那天没太阳。”

  “哪为何画这一抹褐色?”

  “不知道,我当时画着画着,就觉得它是这个色调。怎么样?”

  “有味。”宗寅回答。

  我也觉得比在山中看实景不同,别有味道,似乎更丰富、更鲜活。为什么好?说不出来。

  这一抹褐色,就是笔意之外突然出现的那种感觉吗?就是所谓的情性、灵性吗?

  这种艺术家的灵性,在陈瑜饰演的刘咬脐身上有鲜明的表现。《潮剧人物传略》介绍陈瑜有这样一段:“做工大方潇洒,嗓音清润明澈,演唱音正韵美,表演感情真挚。以演唱《井边会》《回书》的刘咬脐最为成功,其唱腔‘哎母亲哙,慈娘哙’一段,稚态可掬、感人至深。”在我看来,这些属于艺术技巧方面的表演,像书法艺术中的笔法、笔势,优秀演员大都能达到,更难能可贵的是陈瑜在《井边会》刘咬脐身上,表现出了那种书法笔意之外的东西,文学的无技巧境界的东西。

  三娘与咬脐井边相遇,善良纯真的小咬脐希望三娘向他诉说冤苦,当听到三娘说夫君名叫刘智远时,他可以惊奇,但更有理由相信是巧合,因为天下同名同姓者甚多。但当她说及十六年前被恶哥嫂抛下水池的儿子是她“被逼无奈将口咬脐带,故因此把儿取名刘咬脐”时,他有百分之二百的理由相信眼前这妇人就是自己生身的亲娘,因为“十六载、刘智远、刘咬脐”三个元素,尤其刘咬脐的名字,只怕古今唯一,不可能巧合,他的激动可想而知。他正希望三娘说出其中的十弯八曲来,岂料老王、九成二人却似局外人,又充当电灯泡,不通气不懂情理,居然出来干预。谁让你们插嘴插舌。他们一声“哎……”还未说完,小将军立即来一句“住口”;他俩还要自辩,小将军再一句“不必多言!”

  这“住口”,这“不必多言!”,在现场是那么自然地脱口而出,没有一丝一毫的戏剧腔。

  如果你读剧本,就知道这道白是“与你何干?”但陈瑜用的是“不必多言”,那么准确、到位,那么合情合理,一点表演的痕迹都没有,超出做戏之外了。这句台词的突然改变,说明这一个是陈瑜的刘咬脐,不是编剧的刘咬脐。陈瑜那一刻,是不是像画家林丰俗一样,觉得那松树干应该是褐色的呢?即这台词应该是“不必多言。”对,她此刻就完全是刘咬脐,完全出神入化了,已经不是在表演,是灵性在闪光。这就是我请教王维元的那句话的意念,也是对王维元说的“高境界都在法外”的最好注脚。

  维元兄在微信的最后是这么一段:“表演艺术我在门外,但我觉得有些演员资格老了反而演不好,特别是现在有了大师之类的衔头之后,表演时想要有大师的派头架势,反而变味了。”

  是的,维元兄,艺术家要永远钟爱自己心中的艺术,而不是艺术中的自己。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