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故乡是一首老歌
发布日期 : 2020-09-15 09:50:53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段春姗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是一首老歌。组成这首歌的旋律和调子是亲人,是童年,是老屋,是庄稼地。而儿时在故乡的经历,宛若这首老歌上一个个跳动的音符,鲜活在我记忆深处,韵味悠长。

  离开故乡久了,与故乡有关的人和事也渐行渐远了。而关于故乡的模样和故事,却每每在午夜梦回间激起我内心无比的怀念。

  儿时的故乡,春日里,放眼望去是成片成片绿油油的麦田。风吹麦田,仿佛一片片绿海随波荡漾,洋溢着欢快的气息;夏日里,瓜棚几处、稻草人三五,散落在几处西瓜地里,几分守候,几分乐趣。秋日里,柿子林那一串串喜煞人的柿子黄了初秋,柿子落后,那层林尽染的柿叶又美煞了深秋;冬日里,厚厚的积雪铺满了整个村庄,万物寂寥,清晨还安静着的村庄犹如白色的童话世界。童年的我们,在故乡的四季里寻找着不一样的乐趣,那时无比的简单却又是无比的欢快。故乡对于儿时,充满了的喜悦的调子,就是一首欢快的歌。

  随着年岁渐长,思乡情长,回乡时短却又步履匆匆,鲜有时间,悠闲地去欣赏故乡的四季,也不太有机会与故乡发生太多事情的链接,故乡的四季还多半多停留在儿时的记忆里。

  与故乡里熟悉的人不过三代,祖父一代人的离世,已快走向终结,父辈这一代人,也隔三岔五地不断有人离去,而我们这一代人大部分早已离开故乡,天南海北落地扎根。终于明白,故乡之于我们只是人生路上的一程,那一程过后,故乡将只是一段记忆。时代在变化,故乡也在变,而属于我们的故乡却早已在心中定格。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一千多年前,贺知章的诗里早就将这般感受描写得淋漓尽致。年少的时候,想逃离故乡。年岁渐长,又开始怀念故乡。故乡,有父母在,离我们还不是那么遥远。倘若有一天,父母离去了,我们与故乡的最直接、最深刻的链接也就断了,那么故乡这首老歌,无论是什么样的调子,听起来,内心都会有那么几分悲伤,但这份悲伤里多的是一份爱的绵长与回忆,不想去忘记,却想永久的去珍藏。

  故乡是一首老歌,在我们幸福的时候想要吟唱它,去怀念它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山一水;在我们孤单无助的时候也想去聆听它,去感受它的温暖与力量,坚韧与包容。它成为我们这一生中百听不厌的曲子,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总能与它产生共鸣,总能听出它的悲喜,它的沧桑,它懂我们,我们亦懂它。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