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与诗歌一起成长
发布日期 : 2020-09-14 09:17:08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黄昏

  每个人在成长中,都经历生理期的青春,但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过理想中的青春。记录青春的方式不尽相同,诗歌是其中一种。“青春写作”是一道标签,是心理年龄的一种标识,是一种气息。当然起始于青春期,可延伸到中年甚至老年。

  在陆淼很青春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他读中学时候就开始写作并发表作品,开启了他“青春写作”的旅程。他的第一个诗集《海到山上吹风》,实际上就是他青春的履痕。诗集选自从2011年到2019年的作品,按写作时间排序,脉络十分清晰。作品分“致大学”与“致远方”两辑,一目了然。

  致大学,当然是大学期间的记录,是“纯青春”的写照。这期间,作者仿佛生活在一个理想王国里,几乎是一路芬芳、阳光普照。诗写的表现形式,充满着传统的浪漫主义抒情色彩。“生命——/我们将最青春的时代铭记/生活——/我们把最满怀的力量迸发”“让阳光追求阳光/让生命孕育生命/让灵魂抨击灵魂”(《致大学》)“二十岁的天空/等着你装饰星星点点/翔飞的燕子/在叶的风影里穿梭/撩起飞扬的思绪”(《二十岁的天空》)“时间慢慢逝/我一直伏着/随那晨曦散去/留恋你的飘逸”(《水珠之恋》)“我们都是大树,小草或尘埃/能在毁灭中生存/能在匍匐里成长”(《选择》)等等,随手拈来都是青春的誓言,是诗人生命中一簇绚丽多彩的火花。

  远方有多远?说远方不远,是因为收入“致远方”这一辑里的作品,是作者在大学毕业后短短的5年内写下的;说远方很远,是因为这些作品不仅仅吟咏了当下,更多是抒写未来:“远方是雪山,远方是大漠/远方是波澜壮阔的海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远方是/花园里的繁花盛放”“远方是风雪雷电,刀光剑影/金石乒乓碰撞的火/远方是惊涛拍岸,横笔纵墨/礁石飞溅点缀的希望”“远方是我扬鬃的野马/踏向远方,一往无前”(《远方,我扬鬃的野马》),远方有抱负,有展望;远方也有艰难与险阻;远方更需要有克服和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

  “致远方”与“致大学”有比较明显的不同。个人身份、生活环境等方面的改变,情怀也就不一样;诗艺上的提升体现在,语言从原来普遍的纯抒情,转化为有了更多的现代性。“凝望星辰,就像与远方的石头/隔空而谈/石头在风中滚烫燃烧/破晓的阳光就在那里猛烈酝酿”(《寂静是今夜城市的心情》)“青萍之末/我听见一阵新风吹起/万物窃窃私语”(《窃窃私语》)“在绿土地砸下月牙般的/酒窝;大地笑,苍山沉浪/飞鱼游,天空如镜”(《晶莹溪流》)“离岸的诗/每天和太阳一起升起”“秋,狂奔的野马/把行走的路像琴弦撩拨”(《一个深藏的我》)“风从山岗吹起/我的荒原洒落一地白雪/身后一万颗种子落下/前方一万盏灯亮起”(《穿越》)等等,这些句子,已经体现出作者的现代意识。

  陆淼诗歌的主题,有时比较“大”,诗歌里也运用了一些“大词”。大主题、大词有利于诗意的升华,因此也增加了诗写的“难度”。大主题、大词难以操控,容易让作品显得空洞,尤其一些哲理性的语言会因为失控而流于说教。为了“化虚为实”,作者以一种“喻”为主体;或明喻,或隐喻,以此拓展诗写内容的疆域,使诗歌“立”起来,诗意空间得以扩张。

  陆淼的诗歌作品中,还出现了比较多的复调形式。像《带着地图去旅行》连续十节用了“带着地图去旅行”开头;《有时候》《仰望》《拉萨的月亮》《五彩的经幡》《大地冬眠》等都是整首诗,每一节都以同一个句子开头。复调用在抒情或表达某些特定主题上,配合表现的内容,能起到特殊的效果。

  这个诗集,我认为是作者进行诗歌创作的一个实验品。实验就是从多个方面、多种形式进行不同的尝试。实验可能成功,也可能出现某些问题,更重要是在实验的过程中,获得经验,不断地调整,让自己得以成长。很多年前我说过,“青春写作”有着某种积极的意义,年轻人通过写作,扩大自己的阅读面,提高对生活和事物的观察、思辨和表现能力,同时能让自身在人性和人格修养方面,得到一定程度的完善和提升。

  期待陆淼在未来诗歌的写作中,赋予诗歌更多的生命的元素,也让诗歌滋养和丰富自己的人生,与诗歌一起成长。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