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翻阅潮州
捏成幸福的样子
发布日期 : 2020-09-13 09:34:09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77411599959534105.jpg

86451599959534105.jpg


 􀳊 张勇利/文 雅图图/图

  在潮州市区,有一条无人不知的路,绿榕西路,这条路将西塘村一分为二,如今在这条宽阔的马路旁,一座别致的钢柱高高矗立着,柱身上“中国手拉坯朱泥壶第一村”十一个大字十分醒目。钢柱的顶部,一只巨大的手拉壶巍然耸立,那精巧的造型,朱红色的壶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向来往的人们宣示着这片土地丰厚的底蕴,以及勃勃的生机。

  西塘的小与大

  西塘,是一个颇具诗意的名字,无形中总给人碧波粼粼,白鹭翔飞的意境。而实际上它却是一个面积仅0.3平方公里,户籍人口不过1600余人的小村庄,村中虽有三利溪纵贯其间,但综合治理相对滞后,想要看到“寒塘渡鹤影”的景象还需假以时日。但就是这个名副其实的袖珍村,却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在方寸之间书写出了气象万千的华章。

  说到西塘,就不得不提到手拉壶;说到手拉壶,也不得不提到西塘,二者之间几乎可以画上一个等号。这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沉甸甸的文化积淀。据史书记载,西塘制壶的历史已长达300多年,这里孕育了“老安顺”等一批响当当的老字号,至今仍永葆青春,活力十足。正是因为有了西塘,2015年12月31日,湘桥区凤新街道被广东省文化厅命名为“广东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很大程度上也因为西塘,潮州朱泥手拉壶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与大名鼎鼎的宜兴紫砂壶齐名,素有“北有宜兴紫砂壶,南有潮州朱泥壶”的说法。实际上,西塘制壶也确实跟宜兴紫砂壶有着深厚的渊源。相传,“老安顺”的创始人章大得,为了提高制壶技艺,于1843年只身前往江苏宜兴向紫砂壶艺人拜师学艺,学成归来之后将异乡所学与家乡的传统工艺结合,不断摸索创新,最终创作出风格鲜明自成一派的作品,令“老安顺”名声大振。自清末至今,经过约160年的发展,“老安顺”不仅成为本土名品,而且在东南亚一带也享有盛誉,许多海外藏家都以能拥有一把做工精细,小巧别致的安顺壶为荣。有意思的是,善于融会贯通的潮州工艺人在制壶技艺上早就“轻舟已过万重山”,今天宜兴紫砂壶企业还要请“老安顺”的后人前去传经送宝。

  如今在西塘,拥有正式职称的手拉壶艺人共100多人,按照人口比例计算,接近10%。其中国家级工艺大师1人,省级工艺大师40余人。而其他训练有素但未取得正式支撑的艺人则多达数百人。因此,西塘被誉为中国手拉壶第一村,绝非浪得虚名。2019年,全村手拉壶产值超3000万元,人均纯收入2161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152万元。

  也许有人觉得,西塘能有今日如此亮眼的成绩,是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吧?了解实情之后恐怕都得大吃一惊,西塘由于地域面积狭小,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自然资源。用以制作手拉壶的重要原材料朱泥,产自十几公里之外的青麻山,以及潮安县登塘镇的深山里。谁也不知道,早期的西塘人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资源优势的朱泥壶制作,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营生。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西塘人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勤劳与持之以恒的定力,铸就了这个村子的“魂”。有人说,陶瓷是泥与火的产业,这话一点没错。而手拉壶,因其全靠手工,无法采用大机器进行规模化批量生产的特点,更是将这种泥火文化发挥到了极致。

  在村委会办公室的墙上,至今仍然挂着一幅醒目的照片。那是2018年,时任潮州市委书记刘小涛,带着他在中央党校学习班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的领导干部,走进西塘,实地参观手拉壶制作。照片上,嘉宾们饶有兴趣地看着制壶艺人们巧手如神,制作出一件件精美绝伦的作品,脸上洋溢着惊讶与欣喜交织的笑容。此情此景,显然不仅是西塘人的骄傲,也是属于潮人的荣光。毫无疑问,西塘朱泥手拉壶已经成为潮州的一张闪亮的名片。

  人文与历史

  西塘村位于潮州大道北中段以西,凤新社道路西北侧,东面为大园村,南面为田中村,北与市经济开发区接壤,同东埔村对望,西面与枫溪区接壤。在行政隶属上曾归枫溪公社管辖,所以今天很多西塘制壶艺人都曾是枫溪瓷厂的工人,改革开放之后才从瓷厂下岗,回乡创业,他们的户籍仍属枫溪。

  自然资源缺乏的西塘,充分发挥着人的力量,书写着一个又一个传奇。说起西塘人,自然免不了说到西塘章氏。与潮汕大地许多村庄一样,这里也是“一姓村”,章是村里唯一的姓氏。据《广东省潮州埭头乡世系叙》记载,潮州市西塘章氏始迁祖松山公与汕头澄海区溪南镇埭头村章氏始迁祖学士公是亲兄弟,于1151年(宋高宗21年)冬,由福建迁入广东,距今已850余年,传承40多代。潮汕人“勇闯难关、自强不息”的精神,在章氏一脉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从西塘走出的章氏族人的身影,遍布潮汕大地,在各行各业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曾任潮州市团委书记、共青团中央第十一届候补委员、潮州市旅游局长等职的章振城;潮州市青年书法家协会第三届理事会会长、名誉会长,亦曾担任潮州市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章仰声;还有潮州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枫溪区小学名师、校长章曼娜;以及潮州市中心医院主任医师章金灿,企业家章岳雄、章克仁等。当然,更多的人才还是集中在陶艺界:章燕明、章锡河、章振顺、章海元、章燕城、章潮彬、章广歆、章钦才、章壮文、章壮雄、章锦松、章子鑫、章炜勤、章泽伟……如果有必要,这串由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陶瓷艺术大师,工艺美术师,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组成的名单我们可以一直开列下去。

  在西塘村,手拉壶事业的兴旺与发达不是偶然的,这里面既有历史的传承,更有现实的奋斗,同时也离不开政策的重视和扶持。在村委会大院里,一排排制作精美的宣传牌整齐摆放着,每一张牌子上就是一位省级以上工艺大师的照片和详细的介绍。村党支部书记章潮彬告诉我们,牌子不限制数量,只要评上一位大师,就增添一张,务必让所有优秀的陶艺人都享受到应有的尊崇,以及相关的政策扶持。而且,等到规划中的手拉壶培训基地建成后,所有的陶艺大师们都将拥有自己的个人展位,配备工作室。人才兴,则事业兴;事业兴,则经济兴,西塘人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钱不是最重要的,人才是。

  西塘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是与他们创造幸福的能力相匹配的。对潮州文化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劳热是潮汕地区一项特有的民俗活动,这是一种极富东方特色,又颇具神秘感的特殊狂欢节。虽然在游神、祭祀等基本的仪式上,西塘与其它成千上百的村庄大同小异,但西塘民俗活动仍保持着自己独具特色的传统。每年农历三月三,西塘人就忙开了,他们一方面准备各种道具参与活动,另一方面广邀亲朋好友,来分享自己的幸福和喜悦。遗憾的是,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所有民俗活动全部停办,西塘自然也不例外。但这并不能掐断西塘人的文化传承,大概是因为村中艺术氛围浓厚的原因,西塘人对自己文化的钟情与坚守也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们期待着疫情的阴霾散去,迎着春光去领略西塘那别具一格的民俗。

  当你走近西塘,如果偶然听到“西塘会战”这个名词,千万别惊讶。是的,在这片仅有0.3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事,在潮州抗战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1939年7月,中国人民革命军独立第九旅(属国军序列)在反攻潮州的过程中,与守城的日军反复拉锯,战况胶着。延至1940年1月,中国军队瞅准机会,在日军防守相对薄弱的西塘发起了猛攻,击毙击伤日军近500人,这是潮州抗战史上日军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此战之后,日军在潮汕地区损兵折将,不得不从国内征兆预备役人员参战。从这个意义上说,“西塘会战”间接支援了全国抗战乃至太平洋战争。当我们翻开这段历史的时候,不由得感慨:壮哉国人,美哉西塘。

  愿景与华章

  在村党支部书记章潮彬的案头,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手拉壶培训基地的建设。这座集展览、贸易、培训、旅游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建筑已经完成了设计规划,征地工作也已接近尾声,可谓万事俱备,只待东风。在渲染的效果图上,我们看到这座兼容了民族风格与现代审美的建筑群庄重而不失亲和,古朴而不乏活力。它的诞生无疑是西塘村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此之前,各家老字号、新工场都是散点式分布,各位陶艺大师的工作室,在技艺传承上,还是采用传统的师徒相袭。显然,这样的传承方式过于传统,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也制约着西塘的手拉壶产业进一步向纵深发展。因此,培训基地便应运而生。虽然土地资源十分宝贵,拆迁难度很大,但在村两委的积极动员和多方协调下,工程开工已经指日可待。

  我们走进西塘是七月一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安顺”的掌门人出门了,我们想实地参观的愿望暂时落了空。不过章书记并没有让我们失望,在他的充满潮州土音的讲解中,各位艺术大师和他们的代表作品仍然历历如现。

  章燕明,“老安顺”手拉朱泥壶第四代传人,西塘第一位获得国家级大师称号的人;第一位被我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收藏手拉朱泥壶作品的人,也是迄今为止在这一领域里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最多的人;第一位被中南海紫光阁收藏作品的人:2006年由他创作的手拉壶《祝寿朱泥壶》《十全十美》《鱼乐彩泥壶》(又称《龙珠千环壶》)等13件作品被中南海紫光阁收藏,与江苏宜兴赫赫有名的壶艺泰斗顾景舟的作品比肩而列。他的壶壁薄如纸,体声如磬,不仅在技艺上炉火纯青,而且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深受中外收藏家的青睐,英国伦敦市中心的一家特色茶具店,专卖大师作品。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鄢烈山留下了“巧夺天工”的赞誉,国学大师,西泠印社社长饶宗颐为其题字“从心所欲”。

  同样秉承家学,开拓创新的章锡河,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理事,潮州市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他从20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学艺,1982年创办“章氏河记”手拉壶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改革开放弄潮儿,第一批下海“吃螃蟹”的人。最让人称道的是,他带领两位儿子长期潜心钻研壶艺,所创作品呈现精、巧、细、薄之风,屡获省级、国家级大奖,风靡海内外。如今,他的长子章炜勤和次子章泽伟均获取高级工艺美术师称号,创造了一门三父子,都是壶艺大师的奇迹,在本地和整个业界传为佳话。

  当然,我们无法一一罗列星光熠熠的西塘章氏壶艺人,但可以想见,金字塔的塔尖高耸,必然有规模宏大的基座。事实上,支部书记章潮彬本人也是一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他创作的作品也多次获得省市级奖项,但醉心壶艺的他,不仅仅满足于做好自己的“壶”,更惦记着全村人的“福”。这个有情怀,想做事,能做事的基层干部,正带领村民走在以壶致富的道路上。

  没能亲眼目睹制壶过程,始终觉得有些遗憾。但机会很快来了,不久我就因为同事的关系,在“老安顺”看到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一群孩子去学习体验,只见几个七八岁至十二三不等的孩子在转动的工作台上有板有眼地玩弄着泥巴,那泥土似乎有灵性似的,不一会儿就呈现出壶的形状……看着自己的作品,孩子们兴奋地叫嚷着,满手泥浆与如花笑靥相映成趣。从这里,我们了解到,手拉壶制作工序繁多,包括选料、炼泥、养泥、拉壶身、修壶身、拉壶盖、修壶盖,安装钮孔等30多道工序,而且各个部件都是独立制作,要达到珠联璧合,严丝合缝,必须保证它们在烧制前的湿度一致,烧制过程中保证适当的温控,这其中关窍,全靠艺人的经验与功力,因此一个优秀的手拉壶艺人没有十数年的功夫是无法炼成的。西塘人正是凭着这份坚韧的毅力和超乎寻常的耐心,把普普通通的顽泥一点点捏成幸福的样子,使生活像紫红色的朱泥一样红红火火。

  赞曰:壶里乾坤大,西塘福泽长。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