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翻阅潮州
太平桥址话沧桑
发布日期 : 2020-05-17 09:31:11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9121589678034224.jpg

4891589678034240.jpg

86021589678034240.jpg

  □ 陈贤武

  前不久,我市制订出台了《潮州市推进实施“六大工程”建设沿海经济带上的特色精品城市行动方案》,全面推动总投资超千亿元重大项目重点工程建设。其中有“太平桥和国家非遗项目展示利用”,拟在牌坊街北端设置8组我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雕塑,对太平桥遗址进行局部展示利用,打造潮州古城历史文化亮点,增加了古城北片区旅游“热度”,更好地带动古城文化旅游。(详见2020年4月13日《潮州日报》)

  那么,太平桥是条什么样的桥梁?其在历史又曾起着怎样的作用?

  《永乐大典》卷5343“桥道”:“太平桥,在州治之前。”

  “官署”:“州治基于金山之麓,韩山峙其东,西湖山屹其西,金山盘踞于其后。”

  背负金山(也叫金城山)的州治子城,即内城。自北宋以前至整个宋代,潮州官署、公庙均集中在此处。因为是统治点,安全当然是最重要的。出于加强防卫之考虑,官府在州治四周修筑子城。关于它的形势及坚固程度,《永乐大典》卷5343“城池”引《三阳志·城郭》记载:“州之子城依金山为固,前俯而后仰,由南而北绕以涤,东则溪也。方创置之始,土工不坚,未期悉圮。……至和改元之九月,郑侯伸始至,不二月兴畚锸,自农务外八阅月而就。……州子城门三:东、西、南。东门今废。子城四围凡六十步,高二丈有五尺,面广尺,基倍之。壕面阔七丈五寸,自城下转西而南,绕郭之外,延袤一千二百余丈。”今金山摩崖石刻有《郑伸筑城纪事》:北宋“皇祐壬辰岁(1052)夏五月,蛮贼侬智高破邕管,乘流而下,攻五羊。有诏岭外完壁垒以御寇。潮州筑城,土工不坚,未期悉圮。越明年癸巳(1053)九月,予到官,翌月庀役,至二月以农作暂休。去年甲午(1054)十月,复兴工。今年正月毕。其始末存诸城记。兹姑纪其岁月云耳。圣宋至和二年乙未岁(1055)二月初吉,虞庠博士、知郡事郑伸磨崖识之。”

  从上述文献可知:1、《郑伸筑城纪事》是目前所知记述潮州修筑土城墙的首篇文献。郑伸修筑的是子城墙。而筑城之契机,实缘侬智高反事(事可见《宋史》“仁宗本纪”“蛮夷传三”)。《筑城纪事》中“有诏岭外完壁垒以御寇”,不见《宋史》等文献载述,可补史事之漏。作为对侬智高起事的一种反应,朝廷既有筑城之令,岭南当有筑建之实,潮州也不例外,只是“土工不坚,未期悉圮”。据史料记载,皇祐四、五年间,在任知州是彭延年。到郑伸主持筑城时,侬智高乱事已平,其举措实为完成前人之未竟,以保障州城之安全与久远。此后,又有历任知州继续修缮并增设防御设施。在外城修筑未完备之时,子城也就起到城堡的作用。

  2、子城北倚金山。“东则溪也”,可知子城的东城墙位于韩江岸,其外侧无外郛。子城无北门,南宋潮州城北门名“凤啸”,是外郛城门。据《永乐大典》卷5343 卷首的“宋代潮州古城图”,“凤啸”门在金山西麓,今北门鼓地方。推测子城西至今北马路。又据该图,子城南端的鼓楼之南有太平桥。太平桥遗址在今太平路北段上水门街口。推测子城南端的鼓楼大概在百花台附近。又据“由南而北绕以濠”的记载,推测子城濠在今上水门位置引水,经太平桥、旧城隍庙前,折弯向北,沿今北马路出北门鼓入北濠。今北马路下水道为古城区北马路排水系统的主干沟,当是子城西侧城濠遗址。这条子城濠实际上起到了护城河的作用。从以上推测可知子城:北沿金山背,东滨韩江,南沿今上水门北侧经百花台沿中山路至北马路口,西循北马路。其周围总长约1800米,折宋制约586丈。

  3、子城终结于宋末元初。南宋祥兴元年(元至元十五年,1278)戊寅正月,元兵攻潮城。二月底外城破,摄州事马发入子城拒守。三月初一马发自鸩。子城遂破。上演了潮州历史至为惨痛的一幕。至元二十一年 (1284),枢密使月的迷失来潮“平城”。从此,子城无重修的记载。

  官署与居民点远隔,子城城濠起到了重要作用,今金山南麓岩石上刻有宋大中祥符五年(1012)知州钱冶的《和金城山诗》残刻,中有“井邑浮埃断,公衙净霭生”,所描写的就是这种景况。而太平桥则是其分界点,乃至成为州治的地标点(《永乐大典》卷5343“桥道”有:“州治自太平桥直抵三阳门”。)。

  按上所述,桥的修筑时间当在子城建筑期间,即北宋至和初年。桥的形状,据广东省地方史志编委会编《广东省志·文物志》(2007年广东人民出版社)记载:“1987年12月邮电局埋地下电缆时发现,经文物部门实地调查测量,为3孔石梁桥,中间略拱起。桥长22.5米、宽12米。各孔桥面又用长约7米、宽约0.7米、厚约0.4米的石梁组成。桥墩外围是条石砌筑,中间填以砂土。”2006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太平桥遗址调查勘探报告》认为:太平桥是一座石墩石梁桥,四墩三孔,总长25.5米。推测桥宽有14米多、高度约5米多,桥墩可能为船形墩或分水尖桥墩。(转引自“文化潮州”公众号)又《永乐大典》卷5343“桥道”引“《三阳志》:州治自太平桥直抵三阳门,桥之四维,旧有四塔,外疏两渠,中为官街。”意为:南、北两个桥头的东、西侧(合称“四维”),各立有一座石塔,桥孔疏通东、西两面的水渠,桥面则连接南、北向的“官街”(即太平路)。

  石塔即佛塔,桥置塔幢的做法在隋代及以前的桥梁中罕见,这说明早期桥梁并不常在桥设置塔幢等佛教构筑物,这一点可从隋代遗存的赵州桥以及文献中得到印证,这与佛教传入时间并不太久,影响还不太大,尤其是经历了灭法活动有关。

  至唐朝则已有了桥首设置佛教经幢的记录,唐大中年间,余球所作《五大夫市新桥记》有言:“时大云寺僧常雅公……见我皇帝乾元启运,布德维新,遂乃发心慕缘,造兹桥二所。其桥上临星斗,下跨洪流,资万世之妙因,旌千秋之胜善。时有前溧水尉彭城刘公皋,发心造斯胜幢,其议囗卓立南岸,用彰永福。……囗唐会昌三年(843)建此幢,至五年八月奉敕毁寺,其幢随例亦毁。至大中即位元年,佛法重兴,至四年庚午岁秋七月九日,前宣州溧水尉刘皋,与当阛阓信士等,同慕缘而再建立于囗夫桥南囗丹雘周圆,伏虑代囗囗囗后人不晓,遂克金石。”(周绍良主编:《全唐文新编》第4部第1册,2000年吉林文史出版社)

  五夫桥在浙江绍兴东南35公里旧大云寺前,又名大云桥、大夫桥,由大云寺僧建造,其桥南首竖立经幢一座,由“前溧水尉彭城刘公皋”发心建造。不幸于两年后的会昌法案中毁去。唐大中四年(850),又是刘皋和“当阛阓信士等”勠力再建经幢于五夫桥的南首,并将其髹上红漆,刘皋等人唯恐后人不知道其历史,还刻文字于石上,以期流传后世。此桥后来废弃。

  宋代以来建造的桥梁设置塔幢等佛教构筑物就渐渐多了起来,佛经柱也随之出现,在普通的四方、六棱或八棱四柱上镌刻经文即成,柱首或有雕刻装饰,或设攒尖式屋顶形柱帽。佛经柱的出现代替了造型复杂的佛塔和经幢,使得建造成本低了许多,因此,这类佛教构筑物在乡村用的民间桥架中出现较多。

  那为什么桥要置这些塔幢呢?古代很多河流的拐弯处都修有塔,那是为了镇压传说中河里水怪,以防其兴风作浪,冲毁桥梁。

  随着政治稳定,人口增长,潮州城“遇有少警,遂惶然无寄足之所。虽有子城,无地可容。因州之阙典已”。外城兴建势在必行,至南宋绍兴间始筑成“自三阳之南,西北环抱接于金山之背,计九百五十一丈,由北距女墙高一丈五尺。西北辟五门以通往来。……由是居民恃以无恐。” (《永乐大典》卷5343“城池”)

  因为有外城防护,防护重点已有转移,子城与居民的关系显得融洽,子城统治点的意味有所消失。因而,“岁月浸久,(太平桥)塔之仅存者二,居民遂侵官地以广其庐,沟藏于堂坳之中,通衢湫隘,累政因循而莫革者百有余年。淳祐丙午(1246),陈侯圭欲复旧观,明示榜文,谕以四害,谓市肆挨拶(形容人群拥挤),易起纷争;突烟(烟囱里的炊烟)衢(大路)越,易至陈漏(过时臭气);雨潦时至,易生浸淫(泛滥);沟道不通,易生疾疠。意旨一孚,民怀而信。不旬浃(满十天。亦指较短的时日)间,而官街尽复。于是捐公帑益己俸,以时价市石,以私直僦工,撒旧砌新。自太平桥至三阳门(即南门),长五百单五丈八尺,东抵西阔二丈四尺,官沟在外街之两旁,石刻丈尺为志。砥道轩豁,有中州(中原)之气象焉。邦人纪善为之记,立石于宣诏亭之左。《三阳图志》:丙子兵火,街路无恙,而石与亭无存矣。”

  路面“东抵西阔宽二丈四尺”,合今约7.7米。而桥面是宽于路面,今实测桥面宽约12米。又《永乐大典》卷5343“城池”载:“州子城门三:东、西,南。……濠面阔七丈五寸,自城下转西而南,绕郭之外,延袤一千二百余丈。”濠面阔七丈五寸,合今约22.3米。重现太平桥实测全长22.5米,桥长与濠宽数字,古今基本相符。

  到了明代,太平桥依然发挥其津梁作用。嘉靖《潮州府志·地理志》:“太平桥,在大街。引上水门水入郡学泮池而绕于县治。”

  到了清代仍如是,乾隆《潮州府志·津梁》:“太平桥,在大街,引上水门江水绕县治。” 至光绪《海阳县·建置略六·桥梁》也载:“太平桥在大街。自上水门引韩江水历桥而西,绕县治。今左右皆列肆,内有旧石刻‘太平桥’三字尚存。”是以知终清一代,太平桥尚存,且有旧石刻资证,但到了清末则已被商铺所包围了。

  民国初年,随着海阳县署被拍卖为民地,太平路之商业街的兴旺,太平桥也就失去了价值,自然湮圮而成路,碑埋没土中,消失于商铺之中。

  1921年1月,洪兆麟就职潮州善后处长后,出于城区机动车行驶的需要,拓宽城内马路。太平路在其中之列。在修路中掘出“太平”桥碑,左下侧有“至和元年”四个小字。洪遂为建台竖碑,台为环形坛台,上植花木,居民称为“百花台”。台高三级,上竖碑,碑约一人高,近三尺宽,碑阴有新镌刻盈寸小字,为洪兆麟所撰辟路碑记。址为今工商银行百花台支行。1949年潮州城解放前夕,镇前馆(古松轩)领头叶六等,纠合该馆壮汉数十人,连夜将“百花台”拆毁。翌日,边纵支队进城时,此地已成瓦砾场。该馆中人认为,“百花台”冲伤该馆的“风水”,故乘此机会拆毁。毁后,太平碑存亡就不得而知了!(许振声《潮城陈迹与往事拾遗》,载《潮州文史资料》第4辑,1985年。)

  综上所述,太平桥建于北宋至和初年,历明清而未见有维修之记载。至今已历960余年,比南宋乾道六年(1170)知州曾汪始建的“为世界上较早的‘开合桥’”(茅以升语)康济桥(广济桥初名)早了110余年,故《广东省志·文物志》断为“是我省现存较好的宋代石桥”。这座古桥之重新修复出土,除能为桥梁研究者提供第一手珍贵材料外,更见在北宋的中后期,潮州人已能建造相当规模的石桥,亦可给考察潮州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古代排水系统、交通设施、城市格局、建筑风貌等诸多方面提供实物依据,对古城修复工作有不可低估的借鉴意义,具有极高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