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 >> 时评
屎壳郎暴红
发布日期 : 2020-05-10 11:09:41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石飞

  古往今来,华夏特讲究书法,说字是脸面,字是招牌,字是声誉,甚至还流传着这样的段子:“好字能勾颜如玉,好字能换黄金屋,好字不愁扬美名。”

  屎壳郎做梦都巴望出名。他听了这个段子,非常激动,心想,我常年与大粪掺和在一起,没完没了的摆弄臭球球,没谁乐意待见的,都是望影就捂鼻子,撒腿就跑,躲瘟疫似的。名声忒难听,简直臭上了天,不是“推屎夫”,就是“粪球虫”。这下子,我该时来运转了,我的粪球轨迹就是一种书法艺术,弯弯曲曲,粗粗细细,断断续续,标新立异,堪与“鸡爪体”“狗拉屎体”“驴打滚体”“蚯蚓找他爹体”媲美,异曲同工啊!

  屎壳郎又把自己的“滚球体”练了半个月,然后放到网上,并且自封了一大串炫目的头衔,譬如“华夏滚球书法大王”,“亚洲特级书法大师”,“地球村书法家协会会长”,“银河系书法家协会顾问”,等等。尽管如此,浏览仍然寥寥,有两个跟帖,全是吐槽的,一个痛斥:“这是书法吗?臭气熏天!”另一个讥讽:“什么滚球体?玷污书法艺术,罪不容赦!”

  出师不利,给捞名心切的屎壳郎当头泼了一盆冰水。他于心不甘,寝食不安,夙夜忧叹,总也琢磨不出招数,就去找狐狸请教。

  狐狸想,你臭,我骚,气味相投,前世有缘,就点拨屎壳郎说:“现在呀,世道变了,不骂名家不出名,一骂名家准出名。”

  屎壳郎回家排了几个书法界的名流,逐个在网上骂,文章发了十几篇,全如泥牛入海,毫无反应,没办法,又去找狐狸。

  狐狸诡秘地笑笑,说:“并不是所有的名家都能产生连锁反应的,骂‘死的’的没用,要骂‘活的’。”

  “我骂的,都没死呀。”

  “热点的才是活的,懂吗?”狐狸点点自己的脑袋,“要动脑子,转转弯。”

  屎壳郎思忖了片刻,似有所悟,问:“骂啄木鸟如何?”

  “啄木鸟是一流名家,口碑极好,满天下都夸他是神医。不过,他嘴不好,到处敲打,寻找毛病,总被扣上不满现实,抹黑形势的帽子。”狐狸击掌称赞,“骂啄木鸟,算你找对了下家。”

  屎壳郎急忙赶回家,连夜撰写檄文攻击啄木鸟,说啄木鸟天生反骨,心地阴暗,唯恐天下不乱,一贯打着查病医树的幌子,诋毁现实,抹黑形势。啄木鸟不除,永无宁日。剿灭啄木鸟,实乃当务之急。

  檄文上网后,连日刷屏,搅起舆情海啸,阅读量连连攀升,高达千万+,球书大师屎壳郎一夜暴红。为纪念辉煌,屎壳郎将3个臭球摞在一起,顶上插面旗帜,旗帜上写着“球书大师屎壳郎千万+”,并邀徒子徒孙前来聚会庆贺。

  正值屎壳郎在彩台上激情讲演的时候,轰鸣骤起,隆重的热烈的喜庆的场面统统被掘土机铲掉,这里在为神医啄木鸟建造纪念馆。

  蜘蛛的飞天梦

  若干万年前,蜘蛛和蚂蚁一样,也生活在陆地上。山坡,河畔,宅前,屋后,任意游逛。

  后来蜘蛛看到天鹅苍鹰凌空翱翔,云雀雨燕腾云嬉戏,羡慕得不得了,觉得在地上乱爬实在枯燥乏味,甚至莫名其妙地萌生出一种卑贱耻辱感,整日琢磨着如何飞上蓝天,傲视万物,于是就拼命地练飞,早起练,晚睡练,经常梦里狂喊“飞起来,我要飞起来!”

  练呀,练呀,练了千百万次,蜘蛛始终飞不起来。

  “飞天梦,梦飞天,不能飞天死不甘。”蜘蛛念念不忘自己曾经对天许下的宏愿,上不了天怎么办呢?最后,他只好吐丝结网,把自己吊起来,总算离开了地面,以寻求自慰。

  蚂蚁望着吊在半空中的蜘蛛,觉得上不上,下不下,怪难受。心想,蜘蛛赌咒发誓要飞天,现在梦想落空了,觉得丢面子,就把自己吊起来。何必太较真呢,心血来潮吹牛皮,是可以理解的,没啥难为情,地上爬行过日子也不错,于是开导说:“老哥,你既然上不了天,就安安心心地在地上生活吧,没有必要吊在半空中活受罪。”

  蜘蛛颠簸一下蛛网,荡荡悠悠,洋洋自得,瞥一眼蚂蚁,喜滋滋地说:“什么活受罪?我的飞天梦总算没有全落空,你看看,我现在是不是比你高一等。”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许可证编号:44120190017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