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闲情
老 屋
发布日期 : 2019-12-01 09:25:27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陈佾生

  老屋,荒废已久,摇摇欲坠。正面墙体破旧不堪,多年烧饭烟熏,墙上乌漆巴黑。左边有一大块后补上去的墙面,虽新,但水泥颜色与周围极不协调,极像旧衣服上的大块补丁一样,醒目,碍眼,让人想起了流浪街头的祥林嫂,佝偻着身子在寒风中颤抖,好像风轻轻一吹,就会倒下去。

  我的童年和少年就在这里度过。

  那是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常常是有上顿饭没下顿饭,村里有很多人饿坏了身子,得了水肿病。妈妈生我妹妹的时候,连稀粥都吃不上,靠红薯勉强填肚子,刚生产没几天就下地干活,结果落下了头风病。

  在那全民吃“大锅饭”的时代,就算没日没夜往地里刨食,还是吃不饱。我虽然年龄尚小,但也经常帮忙干农活,浇菜、除草、割稻、放鹅,干不了重的就干轻的,算是半个劳动力,切身体会到农民的辛苦和农村生活的艰难。

  初中时,恢复高考。很多农村娃就是靠高考洗脚上田,改变命运。那是一个读书人埋头读书,追逐梦想,激情燃烧的年代!

  读书人的春天来了。我沐浴在这场春风之中。

  但是,不到20平方米的老屋,挤着一家五口人,竟连一张书桌都没有。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的一位堂舅下乡到海南,留下一间空置的老屋,正好为我读书之用。

  那是一间什么老屋啊!昏暗阴湿,四壁萧然,只留下一个破灶台,连张凳子什么的都没有,两边相连的都是空房子,没有一个邻居。屋里还拴着一头母牛,臭气熏天。窗外,一片芭蕉林,每到夜晚,沙沙作响,青蛙、癞蛤蟆交相鸣叫。稍加收拾,两块砖头,就是凳子,灶台就是书桌。煤灯下,书本摊开,竟也读得津津有味。

  遇到下雨,昏暗寂寥的房子更显得阴森可怕。彼时年少,不解李清照“窗前谁种芭蕉树”的愁思,满脑子《聊斋志异》中女鬼与书生的故事,想想有点后怕。但转念一想,若女鬼都如连琐般善良,自己就当一回杨于畏,倒也风雅。可惜,女鬼始终未来。

  因为读书,青灯相伴,我不孤单;因为读书,牛粪薰屋,我不嫌臭;因为读书,雨打芭蕉,我不惧怕……

  读初中时,语文老师经常跟我们讲城里人如何干净体面,如何旱涝无虑,城里人生活如何轻松雅致,鼓励我们一定要刻苦读书,跳出农村到城里生活。我虽没有高大上的理想,但我清楚,父辈们面黄肌瘦,满身臭汗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唯有读书!

  所以,为了弄清楚几个英语单词的读音,我可以连夜拿上手电筒,越过坟地,独自一人到邻村请教英语老师。

  所以,在文化生活极端贫乏的年代,村里同龄人跟着电影放映队一村倒过一村去看电影,老屋外电影播个热火朝天,我可以岿然不动,读书不误。

  唯愿老屋不倒。

  因为,那里面装着一个少年的读书梦!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