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四十载中秋不看月
发布日期 : 2019-09-10 10:32:09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看到这个题目,你可能觉得有点怪,月,尤其是中秋月,不是很美丽很美好么,是教人思亲令人怀远的啊,古来多少诗人对她倾注了无限深情和寄望:“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呀,要说多美有多美,为什么不看,而且是40载不看?

  他是谁?为何故?

  他是潮州府城东郊卧石村一位农民,那一年,1949年中秋之夜,他与妻子和四个儿女在家门口拜月、赏月。隔日,像往常一样,到村外的山野上去采草药,从此与家人失联。那时,他的大女儿丁春梅刚14虚岁,小儿子丁春钦刚刚出世。他的突然失踪,令弱妻幼子六神无主,乡亲们帮着四处寻找,找到他的草药筐,一片散乱。乡亲们终于一致认定:他被溃败逃往台湾的过路胡琏兵抓走了。因为那一阵,靠山公路日夜有溃败的国民党官兵经过,也有听闻他们一路随便抓丁去补充兵源的。

  没错,卧石村41岁的农民丁炎富,1949年中秋次日,被国民党兵抓到台湾当兵。这是几年后,家人接到他通过南洋华侨亲友转来的一封家信得到完全确认。

  抓一个41岁又从无军旅生活的农民去当兵,真叫饥不择食。到台湾4年后,他退伍了,当临时工、当小贩,再当农民,什么都干。他粗通文字,就写信往暹罗(今泰国)给二哥转回潮州家中,又从二哥从暹  罗的回信知道家乡的信息。

  因为他大女儿丁春梅是我妻子少女时期的闺蜜,长大后彼此又常有往来,我们也像他家人一样,盼着他能回乡与妻儿团圆。

  他终于回来了,在1988年农历九月初五夜里九时,他回到老家卧石村妻儿身边,整整离别40年,他已是个81岁的老人。

  他回来几天后,丁春梅到府城我们家中,细述了她老爸回乡的情景。

  他老爸说:当年老蒋夸下海口,说带弟兄们来台湾,将来一定带大家回大陆。可是,蒋介石死了,回大陆梦碎了,老兵们心气难平,不想与老蒋一样死在台湾,尤其中国改革开放和繁荣发展的消息不断传来,老兵们再也不能忍了,到总统府前静坐请愿,埋锅造饭,迫得国民党当局作出有限让步。81岁之时,他终于获允回家了。他立即从台湾飞香港,住了一宿,一早就过罗湖,入深圳。海关同志告诉他台胞回乡可以优待四件免税物品,他说我不要,我不用,我家中什么都有,我只想立即回家!他打的回汕头,上车就问司机:“先生,几时可到汕头?”

  近午到达汕头,人不歇脚,马不停蹄,立即转车直奔潮州城。啊啊。“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到洛阳”(杜甫诗句)。因为家在市郊,交通方便,进村是傍晚,停车见到第一个青年,他觉得面善,是同乡同伴丁和祥的“翻板”,直直就问:“阿兄,你是丁和祥家的人么?”青年见一陌生老人认得他,好生奇怪,答之又问:“和祥是我爸。阿伯,你是……"

  “我是春梅,春阳伊阿爸。”

  “阿,你是炎富伯,从台湾返来?唉呀,怎么不叫春阳他们来接你?”

  “来不及通知呀!”

  “炎富伯,你来得真是时候,你家中有喜事,我带你去你们新厝。”

  新居宽敞,灯火通明,红男绿女,济济一堂,门上贴着大红双喜。原来,春阳的第二儿子今日新婚。炎富伯到家,双喜临门。

  丁春梅告知这喜讯,邀我们去作客。大约一年后,我们夫妇来到卧石村。

  炎富伯坐在客厅一张靠背木椅上,戴着礼帽,一支拐杖靠在胸前,身子挺着很硬朗,一脸古铜色,像个老渔民,台湾的海风留下的岁月印记。他话很少,问一句答一句。我忽然想到他是中秋夜次日被抓走了,就问他,在台湾,每逢中秋,一定望月思乡吧?

  他看了我一眼,极平淡地说:“不,不看”。

  “不看中秋月?”

  “是,不看。”语意很坚决,口气却仍是淡淡的。

  “40年都不看中秋月?”我大骇了。

  他这次只点点头。

  我没勇气再问了。为自己的小文人陋习感到害羞。没有什么经历,闲坐窗前吟唐诗,就以为天下人对月是同一种情绪。他,历尽沧桑,这月于他,见了只有加深痛苦,你懂么?!

  我想起著名散文作家黄秋耘一段话,大意是:你没经历过战争,没被囚过监狱,你无资格谈论人生。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