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一方阳光
发布日期 : 2019-09-10 10:30:48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郝雪峰

  阳光从窗户伸进来,照着我墙上的相框。相框里盛着一方阳光。那方阳光罩着我和我的老师们的笑脸。多少日子过去了,我的老师给予我的暖,似那一方阳光,住在我心里,从冬暖到春,岁岁年年。

  那是些光明温暖的岁月。

  我上小学二年级时,一天清晨,我走的特别早,四周寂静无比。我经过乱坟冈时,忽听一阵树叶哗哗作响,接着一群乌鸦倏地从那座新坟旁的柿子树上,噗嗤着翅膀,“哇——哇——”地叫着飞走了,我便看到一个红艳艳的脸朝我微笑。我当时,腿一软,跌倒在地,心里想:这就是大人们常说的“鬼”吗?我遇到“鬼”了!我“哇”的一声大哭,急忙爬起来,像百米赛跑冠军一样狂奔到校。

  到校后,我啰嗦着,我美丽的兰老师不胜怜悯地望着我,然后蹲下来,捧着我的头,扶着我的前额,爱怜地抱起我,叫了一声:“我的孩子!”我说我在乱坟冈看到了鬼,她便温柔地笑了,不大的眼睛眯缝着,说:“别怕。孩子!人死如灯灭,不会变成鬼,所以也就没有鬼。鬼呀,是人臆想出来的。”我于是将挂在脸上的最后一滴眼泪抹去,也笑了。

  我中午放学时,她送我过了乱坟冈,还仔细查看了我看见鬼的地方,原来是被风吹落到枯树枝下的一朵红纸花,她站在那里笑着给我摆手再见。

  这以后,她还常带我们去那里勤工俭学,给队里捡麦穗、拾豆子、刨红薯。我心里再没有“鬼”的影像了。每次经过时,还四下里张望,还和同伴们爬上土坟旁的柿子树揪柿子吃。兰老师温柔的爱,就像一方阳光,投射到我心里,暖了我一颗受惊吓的心。

  我上了中学,家庭突遭变故。我生命中的依靠——父亲去世了。我很是悲伤。泪水似断线的珠子,簌簌地落。我自卑极了,经济又困难,每顿饭只吃咸菜和馒头。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才知老师以“围桌而食”保护了我一颗孤苦的心。他的行为,似一方阳光照进了我心里,驱散了淤积在我心里厚重的雾霾——忧伤与自卑。

  长大后,我也成了老师,我遇上榕同学。她六岁时,父母离异,从此再没见过妈妈。她自卑、孤独、爱流泪,上课总走神,同学们也不喜欢她。一次,我讲《母爱》这篇课文,当小牛喝完水后,老牛舔舔小牛的眼睛,小牛也舔舔老牛的眼睛,夕阳下双双离去时,她在座位上,泪如雨下。我见她如此,心里像被什么捅了一下似的,胀出个包来,生疼。我想到了我的兰老师和高老师。

  于是,我发挥她的体育特长优势,让她负责班里的体育事务,包括每日的三操。遇到班级体育赛事,我经常询问她,我们一起出谋划策,给她上台展示的机会。班级获了接力赛第一名,我让她上台领奖,责任给她带来了班级主人翁意识,她的眼泪少了,脸上时常挂着笑。我知道,此时的她,也像我当年一样,因老师的爱让她心里入住了一方阳光,这方阳光让她找回了一个少年的活泼和自信。

  我抬头,看那方伸进来的阳光,它还稳稳地罩着我们。是啊,老师给予我的一方阳光,暖了我的一生。而我又投射到学生心里的一方阳光,又暖着他们的青葱岁月——这便是爱的传递。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