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稻上荣光
发布日期 : 2019-09-09 10:27:18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秦延安

  稻,在中国的历史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久远。商代为“稌”,周代为“稻”,意为“以抛种的方法栽培的谷物”,这也是稻区别于其它四谷的特点。当然,它还喜水而生。《史记·夏本纪》“禹令益予众庶,稻可种湿。”《尔雅翼》“稻,米粒如霜,性尤宜水。”作为人类赖以为生的主要粮食,稻的繁衍可谓持续而辉煌。《管子·地员》中记录了10种水稻,宋代的《禾谱》对其品种及栽培技术进行了专业记载,而明代的《稻品》更是将其发扬光大。

  稻离不开水,就像鱼离不开河一样。江南水乡,气候湿热,土壤肥沃,兼有渗透性,让稻子一年多熟,于是便有了鱼米之乡。虽然历史上,南方被认为蛮荒之地,可是稻的伟大,却让南方在三国之后,成为全国粮食的主要供应地。唐代韩愈称“赋出天下,江南居十九”,民间也有“苏湖熟,天下足”,“湖广熟,天下足”之说,足可见稻之地位。据《天工开物》记载,明末时的全国粮食供应,稻米约占7/10。即使在今天,稻在中国的粮食供应中,仍占着很大的比例。

  稻在水中生,船在水中行。沿着江河水系,它们千里迢迢地走进了东都洛阳、西都长安,走向了北宋汴梁、明清京城。水养着稻,水也载着稻。只要有水的地方,它就能生存。不管是中国最东的城市抚远市,还是最西的乌恰市,抑或是最南的三亚市和最北的黑河市,都有水稻的踪影。顽强坚韧的性格,让稻在不同的地域都能择机而生,在不同的水域长出不一样的米。在南方它叫籼米,又叫南米、机米,体型细长,身材苗条,就像南方的人一样水灵;在北方它叫大米,又称粳米、硬米,体型粗短,长相圆润,就像北方的壮汉一样壮实。不管来自何方,也不管叫什么,都不影响稻在中国人饭桌上的地位。而中国现今的杂交水稻栽植技术更是惊艳了世界。

  当春光暖融了大地,和着解冻的河水一并入田的,还有那隐忍一冬的稻种。在贵如油的春雨抚摸下,坚硬的种子发出了生命的强音,绿遍秧田。经风沐雨,秧苗出落得青翠欲滴,如列队的士兵,齐展展,直挺挺,英姿飒爽。清水洗泥,立根重生。从秧田到稻田,看似简单的迁徙,却是秧苗的成人礼。在天光云影的水田里,他们站成了一行行一列列,竞相生长,灿烂磅礴。河水隔三差五的去访问稻田,使得秧苗的脚踝一直隐没于水中。夏日的暴风雨没有让秧苗倒下,反而促使它站得更加坚定。三伏天的高温没有束缚住秧苗的脚步,反而让它长得更加壮实。萤火飞舞,青蛙鼓腹,“稻花吹早香,风露千万亩”。那每一片叶子都是蓄积乳汁的海,那每一粒的金黄都包含着忍耐、坚守与汗水。所以,即使硕果累累,但稻子依旧知道谦卑。当金黄的稻谷碾成白米时,无数新的生命便真正地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虽然稻谷的孕育蜕变充满了艰辛,但诗人们却化苦为乐。范成大曰:“吉日初开种稻包,南山雷动雨连宵。”初夏的雷雨,成为了稻谷生命征程中的伴奏曲。“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蛙鼓虫鸣中,扑鼻的稻花香传递给辛弃疾的是丰年在望。“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看着粮仓里堆满的稻谷,杜甫的眼里满是香喷喷的白米饭。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吃是人类的第一大事,所以中国人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吃了没”。于是,稻米便被心灵手巧的国人做成了各种美食。一碗白粥配些肉松酸菜,便是早餐。一碗白米饭就着各种菜肴,便成一顿午饭。除此之外,还有泡饭、炒饭、盖浇饭等。过节时,还有元宵、年糕、粽子等。“一样米能养百样人”,国人硬是将普通的稻米做成了万般美食,丰富着人们的味蕾。

  从“饭稻羹鱼”到鱼米之乡,一株稻子等待了二千多年;从稻谷变成白米,一粒稻谷经过了苦夏的历练。其实,稻子的荣光不仅在于喂养了乡村和城市,还有滋养生命背后沿袭的轨迹,那是一种脱胎换骨的新生和启示。

  (摄影:张敏华)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