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旅游 >> 锦绣中华
青海甘肃大环线游:
欣赏自然的恩赐 感受历史的馈赠
发布日期 : 2019-08-20 09:59:34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38231566264153654.jpg

  􀳊 文/图 黄芝洁

  这趟行程,我们围绕祁连山走了一圈,前半程在青海境内,行走在青藏高原,后半程在甘肃境内,行走在河西走廊。这是我向往已久的旅行地,为什么呢?

  雪峰皑皑,群山巍峨,高原雄壮,盆地荒芜,丘陵起伏,平原坦荡,戈壁苍茫,沙漠浩瀚,森林葱郁,草原辽阔,河川蜿蜒,峡谷幽深,冰川晶莹,盐湖绮丽,雅丹神秘,丹霞明艳。这可不是辞藻的堆砌,而是六天环行中我的所见所感。是大自然的恩赐,让这片区域有如此壮丽的大好河山。

  怎样描述青海好呢?“对边疆,她像内地;对内地,她像边疆”。虽然这趟行程只走了青海的部分地区,但我已经深深感受到她的神奇和美丽。

  怎样描述甘肃好呢?我们走过的地方,是甘肃的河西走廊,它是交通要道,也是景观长廊。古往今来,河西走廊在华夏文明的历史长河中地位显著,被称为丝绸之路的“黄金段”。

  历史的长河自有它的激荡,而我们的旅程也有属于我们的独特故事。我们行走在丝路古道上,领略自然造化的鬼斧神工,感叹历史长河的波澜壮阔。

  青海湖畔的 美丽传说

  我们沿着G109国道前往青海湖,它就是京拉公路,从北京到拉萨,我们所在的这一段就是青藏线。我们路过日月山和倒淌河,也看到了巨大的文成公主像。

  日月山是一座海拔3500多米的山脉,它在青藏高原算不上一座大山,但却因为文成公主的故事而非常有名。

  据说当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当她来到唐蕃分界的日月山时,不由想起了家乡,她拿出临行时帝后赐给她的宝镜,从镜中看到了长安的景象。公主立刻珠泪涟涟,情不自禁悲伤起来,但她想到临行前唐太宗的嘱托和自己肩负的使命时,毅然将日月宝镜扔下日月山的东坡,踏上吐蕃的土地前往西藏和亲。宝镜落地之后,便化作了美丽的青海湖。而公主的泪水则变成了倒淌河,因为河水为了陪伴公主,不愿东流,改道向西。

  这只是美丽的传说。文成公主生活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而青海湖的形成则可以追溯到几百万年前。它是一个构造湖,与青藏高原的隆起密切相关,是印度板块和亚欧板块碰撞挤压的结果。青海湖原先是一个外泄湖,周围的河水汇集于湖中,湖水又从东面外泄注入古黄河。后来由于造山运动,湖东地势隆起形成日月山,使得湖水的出口被山脉隔断,东流的河水倒淌向西,青海湖成了只进不出的大湖。现在日月山西边的倒淌河,就是这段地质变迁史留下的痕迹。

  青海湖畔的油菜花,已经星星点点地开放了。穿过悠长的草原小路,我们就跟青海湖亲密接触了。湖水是那样的湛蓝,鸟儿在自由飞翔。青海湖的美,是属于天地间的大美。我明知它是中国最大的湖泊,但来到这里,我发现它的大,超出了我以前的想象,难怪名字叫做青海,她像海洋一样波澜壮阔,像海洋一样深邃湛蓝。远处的湖水是蔚蓝色的,有些地方看起来是浅蓝,还有像镜面一样透亮的色彩。湖水本身非常清澈澄明,但由于湖泊很深,所以有超乎想象的色彩。

  站在青海南山上,整个青海湖的风景尽收眼底,美得让人窒息。蓝天白云,湖泊浩渺,绿草如茵,牛羊成群,让人有种返璞归真,心旷神怡的感觉,如此气势磅礴的壮美河山,竟然可以如此恬静清新。

  雅丹地貌:看大自然鬼斧神工之美

  雅丹是一种独特的干旱区地貌形态。它是维吾尔语的音译,本意是“陡峭的小土丘”。这里冷风呼啸,寸草不生,我想起王安石一句话:“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我看到许多风蚀洼地,个体有点像弯月,向风吹去的方向凸出,群体有点像鱼鳞。单个的土丘,像巨人,像智者,无论多大的风吹来,他们都在这荒凉的大地上静静沉思。也有比较高大的鲸背状雅丹,像鱼群,像舰队,排列整齐,浩浩荡荡。这是风的杰作,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里也被称为魔鬼城。

  魔鬼城在地貌学上没有明确的定义,这个名词是带着文学和魔幻色彩的,西北地区很多丹霞地貌,雅丹地貌,都被当成魔鬼城。雅丹地貌只发育在已干涸的湖泊或河床上,这种沉积层是沙和沙黏土组成,结构疏松,所以一旦被风侵蚀,很快就出现沟垄相间的地貌。

  有的土丘,像蹲在高处的狮子,又像笑容可掬的南极仙翁。不过别误会,南八仙并不是关于神仙的传说,相反,它是关于死亡,关于献身精神的纪念。

  当年地质队员们在这片戈壁勘探时,我们欣赏的雅丹地貌,带给他们很多危险和苦难。1955年,8名南方的女地质队员来到这里勘探,全部失踪在这片雅丹深处,多年后人们找到她们的尸骨,其实早已风干。冷湖地区的地名几乎都是编号,这是唯一一个以地质队员故事命名的地方。

  这里虽是寸草不生的荒野,但是有一条省道——冷乌线,在这样杳无人烟的魔鬼城,现代公路总能给人以方向感和安全感。

  河西走廊:祁连山缔造的绿洲神话

  很多人是从地理或历史课本得知祁连山。它横亘在青海和甘肃之间,由多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平行山脉和宽谷组成。“马上望祁连,奇峰高插天”,这些山脉的海拔多在4000~5300米之间,高大的山峰截住了气流和云团,在高山发育了众多雪山和冰川,这是巨大的固体水库,也是宝贵的淡水资源。

  祁连山像是伸进西部干旱区的一座湿岛,北边是戈壁和沙漠,南边是干旱的柴达木盆地,西边是库木塔格沙漠,东边是黄土高原。如果没有这些高大山脉拦截从太平洋吹来的东南季风,没有这丰沛的降水,北边内蒙古高原的沙漠就会和南边柴达木盆地的荒漠连成一片,那就不会有以农业生态为基础的绿洲文明,不会有曾经连接东西方文明的交通要道,不会有如今历史遗存丰富的丝绸之路。

  祁连山的冰雪融水和山区降水,汇聚成条条河流,在这片干旱戈壁沙漠地区滋养出片片绿洲。基本上一条水系对应一座城市,自西向东,党河对应敦煌、疏勒河对应玉门、北大河对应酒泉和嘉峪关、黑河对应张掖、石羊河对应武威。西汉时期,汉武帝派霍去病从匈奴手中收复河西,在绿洲上陆续建立起著名的河西四郡: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千古丝路由此繁盛。不过现在行走在这里,不再是驼铃声声黄沙漫漫,没有金戈铁马也没有人醉卧沙场,古老的绿洲承载着的是一个个现代化的都市。

  河西走廊是交通要道,也是文化长廊。这里的雪山、冰川、峡谷、河流、荒漠、草原等自然景观,与绿洲、古城、长城、石窟等人文景观交相辉映,呈现出一幅幅绚丽无比的画卷。

  梦回千年敦煌,莫高窟是文明馈赠

  从印度孔雀王朝开始,佛教传播的便分别向南北两个方向蔓延,南传佛教主要影响了缅甸,泰国,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地,北传佛教又分为两支,一支主要在西藏地区传播,称为藏传佛教,另一支从印度抵达西域,在汉朝时传入中国,称为汉传佛教。从西域到达河西走廊,再由河西走廊传入中原的佛教传播,又称为佛教的东传,这条与古丝绸之路相融合的佛教传播之路,浸染了民族文化的色彩,完成了佛教中国化的过程,这条传播路线路上的众多石窟不仅是佛教史上的奇葩,更是世界文化的瑰宝,一座座屹立千年的石窟,构筑了佛教传播的路标。

  莫高窟真的是美术陈列馆,在这些佛像壁画面前,我们都凝神静气,心里忍不住在静谧中发出感叹。我们实地参观了8个洞窟,每个停留的时间都比较短,从保护塑像和壁画的角度讲,我们确实不能停留太久,我们的体温,我们每一次呼出的二氧化碳,都会加速这些珍贵壁画和塑像的老去。

  我们参观看到的佛像,形象都有点“婴儿肥”,看起来慈眉善目,和颜悦色,又端庄肃静。壁画上很多飞天,是奇形异态却又富有人性的神灵形象。满墙满窟的壁画,真的是震撼人心,画上的内容特别丰富,几乎没留空白,结构也很复杂,但最大的特点是满而不乱,秩序井然,极富装饰性。

  壁画的画风,也随不同朝代出现嬗变,北魏粗犷,西魏奔放,隋代圆润,唐朝华丽,我们游历在不同朝代的洞窟,就如同行走在中国美术的历史长廊上。北魏西魏的佛像,面貌比较清癯,看上去比较像印度人,而到了唐代的菩萨像,大体就是中国人的面貌了,这种变化,大概就体现了佛教的中国化过程。总之每个朝代风格不同,各有千秋。

  在敦煌,我惊叹于这些宝贵的历史遗存,感恩于历史的慷慨馈赠,也痛惜于藏经洞文物惨遭劫掠的伤心史。但我更感慨于敦煌包容开放的胸怀。文物被盗骗流失海外的历史,我们不能忘记,但敦煌学没必要狭义回归。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在这里,我了解到,敦煌保护和研究的国际化,一直都在推动,散落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献和文物正在形成完整数据库。文化与文化一定要包容和交流,这样才能绽放出更耀眼的文明光芒。

  错把甘州当江南,错把彩丘当丹霞

  黑河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张掖(古称甘州)位于黑河中游的洪积扇上,来水量较为稳定,自古到今一直是河西走廊上的一颗“明珠”。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什么叫“不望祁连山上雪,错把甘州当江南”。

  行走在这里,我看到连绵的雪山,也看到辽阔的原野,大片的玉米田,仿佛是绿色的海洋,张掖是中国最大的玉米制种基地,全国每年种植的玉米里面,有三分之一的种子来源于张掖。粮安天下,种铸基石,在张掖,我看到了现代农业的勃勃生机。

  这里仿佛是江南田园,227国道的两旁,流水潺潺,绿树葱茏,花开遍地,移步换景,美不暇接,风光旖旎,岁月静好,就像是返璞归真,入如梦境的感觉。

  在临泽县,我们看到大自然在张掖挥洒下的绚丽手笔。张掖的七彩丘陵,像大地上的彩虹,让人惊叹造化钟神秀,大自然对这片土地多么偏爱。发育在白垩系褐红色泥岩,它叠加着黄色、黄绿色、蓝灰色、灰白色,浅红色的泥岩、页岩和粉砂岩,尽管岩石形成距今已有7000多万年历史,但成岩作用较弱,非常容易风化,向我们展示着新鲜而丰富的色彩。

  也正因为形成彩丘的岩石很容易被风化剥蚀,很难保持大尺度的悬崖峭壁,没有赤壁丹崖,所以一般不认为是丹霞地貌。但是在风化、流水和风沙作用下,这种红层大多形成波状起伏的丘陵状形态。同时,受到地壳运动的影响较大,变形严重,岩层大多没有保持水平或近水平的状态。倾斜的岩层被侵蚀后形成的丘陵,表面可以看到随地形起伏的花纹,非常有韵律感。

  在张掖七彩丹霞景区了,我没有看到丹霞地貌,目之所及全是彩色丘陵。但是没关系,彩丘是真的漂亮啊。黄昏中的热气球,看上去是那么浪漫,开个广角,镜头里的落日是这样的大气磅礴。近处的小山丘叫神龟问天,仿佛有乌龟和我一起看落日,赠我一个可爱的黄昏。

  不虚此行:自然景观+历史文化

  回首这六天的旅行,我们在塔尔寺参观藏传佛教建筑,在青海湖看日落和日出,在茶卡盐湖领略“天空之镜”的奇观,也感受了翡翠湖天然去雕饰的碧波荡漾。我们感受了大柴旦的戈壁风情,也吹过南八仙雅丹的冷风,翻越过冰渣飞舞的当金山口,也走进敦煌的漫天黄沙。在莫高窟感知文物上时光的千年折叠,在沙洲夜市感受丝绸之路曾经的繁华与落寞,走进鸣沙山月牙泉看落日,走近嘉峪关触摸长城的历史。在张掖领略“不望祁连山上雪,错把甘州当江南”的好风光,在门源领略“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冰川美颜。我们也翻越了“青甘咽喉,丝路要冲”的扁都口,沿着宁张古道回到了青唐城。

  这一趟旅行,我们驰骋在现代公路上,拜访一个个绿洲都市,却仿佛在历史的时空里穿梭,看一个个历史人物带着故事向我们走来。霍去病击退匈奴,汉武帝置河西四郡,张骞从这里出使西域,法显从这里西去天竺。戍边将士、商贾驼队、使节高僧,墨客文人,都曾走过这条历史古道。我们惊叹这里的景观如此雄浑壮阔,领悟到历史也是一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景观,感谢大自然的恩赐,感恩历史的馈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