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书屋
英美现代派诗歌的顶峰——《荒原》
发布日期 : 2019-01-04 09:43:03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李春辉

  2009年,英国广播公司(BBC)组织了一次网上投票,请广大听众和观众推举“全国喜爱的诗人”,获得这一称号的是已故现代派诗歌巨擘T.S.艾略特。这是人民的选择,这是大众的呼声,艾略特登上了荣誉的巅峰。

  艾略特长诗《荒原》被公认为英美现代派诗歌的顶峰,现代派诗歌划时代的里程碑。这首433行的长诗,其容量超过一部433页的小说。1948年艾略特获得诺贝尔奖文学奖,获奖理由是:“革新现代诗,功绩卓著的先驱”。艾略特的诗歌和评论长期统治着西方文坛,多数西方学者称呼20世纪20至60年代为“艾略特时代”。艾略特在中国影响巨大:徐志摩、戴望舒、闻一多、何其芳、卞之琳、穆旦、辛笛、郑敏等著名诗人的创作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艾略特的影响。

  2000年《诗刊》杂志问卷调查《我最喜爱的诗人》,我写道:“1990年第一次拜读艾略特的《荒原》,我感到头脑中刮起了一场龙卷风,昔日肤浅的美学原则被撕成了碎片。我从此开始狂热地崇拜艾略特,十年来,尽管我读过数以万计的其他中外诗人的诗篇,但我一直把艾略特视为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他提供了一个辉煌的楷模,教会我用灵魂观察和解释这个世界,用一生的奋斗达到精神的不朽。”迄今为止,我最崇拜的诗人是艾略特和李白,也积极购买了两位诗歌巨人的书籍——艾略特有19本,李白有27本。限于篇幅,我在这篇文章中无法引用过多,只能挂一漏万,选取最让我感动的评论。

  现代派文学大师伍尔夫在1921年的日记中记录了她同艾略特的对话,当时的艾略特正在创作《荒原》,尚未成名。伍尔夫说:“我们比不上济慈。”艾略特反驳道:“不,我们比得上他。我们正在努力写出更难的东西。”这就是一位大诗人的万丈雄心!

  1922年,长诗《荒原》的发表犹如投放了一颗原子弹,震撼了整个西方文坛。著名的《泰晤士文学副刊》很快发表了高度评价:“艾略特先生的《荒原》是一个个片断的集合,但没有杂乱感。因为所有的片断都是与同样的东西关联,这些片断集合在一起构成了诗人对现代生活的看法的完整表达,富有宽度、深度和漂亮的表达。对一首伟大的诗歌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诗歌大师庞德于1922年写道,《荒原》证明了“我们自1900年以来的现代实验‘运动’的正确性。”值得一提的是,庞德帮助艾略特删节了长诗《荒原》,使其更加卓越与完美。

  美国评论巨著《世界名著鉴赏大辞典·诗歌卷》(1949年出版)指出:“《荒原》最初出现在《日冕》上,于1922年以书的形式出版。也许可以如实地说,在美国文学界,很少有一位诗人曾经引起过如此的轰动……这首诗是极其复杂的,向读者提出一大堆的要求,然而其主题的重要意义及其技巧的卓越,使其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文学著作之一。”艾略特是20世纪世界诗坛第一人,这一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1950年,克里安斯·布鲁克斯、罗伯特·华伦合著的专著《理解诗》中用了大量篇幅来解释《荒原》,几乎是逐字逐句地解释了,然而对读者而言,未必就有特别大的帮助。因为诗歌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过多的解释就显得淡然无味了。《理解诗》指出:“但对本诗的读者来说,使用荒原的传说有其特殊用意。诗人意欲戏剧性地体现出人对生活在一个世俗化的世界,亦即毫无宗教意义的世界里是怎样感觉的。”《荒原》的伟大不在于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典故,而在于写活了一个现代人的独特的感觉,写出了一个人真实的孤独、麻木与痛苦。

  英国评论家西利尔·康诺利1965年在专著《现代主义代表作100种》中指出:“对《荒原》我不想加任何评论,但我要说,我们应该年年四月都重读《荒原》,它是战后人们精神幻灭的缩影,仅仅是精神空虚的人的希望。”1990年至2002年,我几乎每年都重读艾略特的伟大长诗《荒原》。

  美国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2005年出版的评论巨著《史诗》中论述:“艾略特的大成就是《荒原》,而不是《四首四重奏》或韵文戏剧。《荒原》是一些伟大碎片的华丽集合,无可置疑地是我们这个世纪英语诗歌之中最具影响力的诗歌。”评论大师布鲁姆眼光卓绝,艾略特的代表作无疑是《荒原》,而非《四首四重》——虽然后者也是一部让人激动不已的杰出诗篇。

  艾略特的《荒原》如同西晋陆机所言“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我从艾略特的文论中学到很多写诗的方法。艾略特在他的评论杰作《传统与个人才能》中指出:“如果我们不抱这种先入的成见去研究某位诗人,我们反而往往会发现不仅他的作品中最好的部分,而且最具有个性的部分,很可能正是已故诗人们,也就是他的先辈们,最有力地表现了他们作品之所以不朽的部分。”艾略特写评论喜欢绕来绕去,直截了当地说就是:一位诗人最独特的部分恰好是他从前辈那里继承的部分。

  艾略特在《圣林》中的一篇论文中指出:“未成熟的诗人摹仿,成熟的诗人窃取;高明的诗人将他所窃取的东西熔化于一种独一无二的感觉之中,与它脱胎的原物完全不同;而蹩脚的诗人把它投入一团没有粘合力的东西。”这句话的意思是,真正的文学大师会创造性地模仿他人。

  艾略特是个神经质的人,创作《荒原》时精神濒临崩溃。艾略特几十年后说,是他和第一任妻子维芬的婚姻让他产生了创作《荒原》的心理状态。而维芬后来进了精神病院,他们也离婚了。艾略特与维芬的爱情是强烈而绝望的——像世间多数夫妻关系一样一言难尽。正是有精神病的妻子告诫埋头写《荒原》的艾略特:“恪守个人的东西。你必须要有个性,否则一文不值,其他都一文不值!”一名作家应该重视妻子的话,我想起了亡妻对我写作的指导:“你的作品中没有生活气息,如果不拥抱生活,你的作品感动不了任何人。”不知不觉泪眼朦胧。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