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闲情
互相赏识与支持
发布日期 : 2018-10-10 10:09:23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 陈礼坚

  周总理曾说,夫妇之间要互敬互爱互谅互助等,我想是对的。总理与邓大姐是一对革命模范夫妻,给世人做了榜样。这里介绍的是一对平民百姓、知识分子夫妻,我的儿子和媳妇:陈平原与夏晓虹。

  他们结婚于1985年,当时连一间可以独处的小房也没有。晓虹是硕士生毕业留校当助教,与女同事合住,平原是在学博士生,住学生宿舍。夫妻要合住,须跑到东直门外晓虹父母家寄宿,或等周末晓虹的同事回家,平原就去客串。有一次碰到宿舍管理员,竟被训斥为“不懂情理,跑到女宿舍来。”当时平原已31周岁。

  儿子结婚,我们要寄2000元去,遭辞谢,结果只寄400元。他们没有婚礼、宴会,更无婚纱摄影,只有几个同事小聚。婚后半年,他们于寒假来探亲,我们才第一次见到这个媳妇。相处数日,晓虹给我的印象是朴实、平和。

  之后,他们教书,写作,有出书时,估计我们看得懂的,就寄来给父母阅读、欣赏。他们夫妻俩的关系,我基本是从寄来的书中看到的。

  晓虹比平原大半岁,他们不忌讳。晓虹60岁生日将近时,学生谋划着出一本书为老师祝寿,书名叫《夏至草》,收集了晓虹出版各书的序、跋及彩色书影等共300多页,平原为该书作序,他写道:“现代女性一般不告诉别人年龄,为的是‘永葆青春’……夏君不一样,近年竟欢天喜地扳着手指头计算何时可以退休。”“夏君性格恬淡,温文尔雅。”“夏君从来淡定、从容、随缘、平和……坦然面对生命的不同周期,才能接受学生们过早的‘祝寿’。”在生日宴会上,平原致辞说:“为妻子著作写序很不容易,生日致辞也一样。不能太肉麻,要有趣味且能节制。经过认真思考,终于总结出夏老师五大优长,或者说五大特殊才能。”一、能长能幼,早年不扮老,如今不装嫩;二、能吃能睡,因吸收能力差,吃多少也长不胖,不仅可大口吃肉,也大碗喝酒;三、能游能玩,拿着地图,走过一个地方画个圈;四、能大能小,写文章小处入手,大处着眼;五、能上能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半年后,平原也60周岁,晓虹率众弟子也为平原出一本书,叫《弟子书》书中收集了众弟子为平原那30部著述及选本写的书评41篇及印象记7篇,共20多万字,449页。在平原生日会上,晓虹发表感言,题为《陈平原的“五快”》,“他说我五能,我赞他五快”:一、结婚快,从认识到结婚,也就差不多一年;二、做饭快,请朋友来吃饭,就是煮鱼粥;三、走路快,甚至超过同行的学生;四、写文快,他写文的速度往往比我看他的文章还快;五、脑筋快,北大出版社要树形象,请他写两句精当文字以表达,他脱口而出:“学术的尊严,精神的魅力”,好像事先准备好的一样。

  在《弟子书》中学生的回忆有的很动人。高秀芹在《北大人物》中写道:夏老师在房里给研究生上课,平原老师不时悄悄推开房门,小声地问“晓虹,要吃巧克力吗?“有人说老师关心夫人,有人说平原儒雅、天真。学生魏泉写《海水天风、琴瑟和鸣——记夏晓虹、陈平原二位先生》,他记叙的是讲课的事;夏老师被派去日本东京大学讲学二年。北大安排她2001年上学期回来上课。北大二月末就开学,而她的归期是4日1号。从2月末至4月1日,这中间有一个多月的空档,学生以为只能自修了。谁知平原老师主动救场,登台代课,而且“讲得精彩,兴致勃勃”,深受欢迎。夏老师回来,听到“客串”如此精彩,说感到“压力很大”,就攒足了劲,使学生大饱耳福。夏老师又想出新办法,请刚好来京的德国教授瓦格纳来作“报刊研究”的演讲。瓦格纳能讲英、法、德语,但用中文作二个钟头的学术演讲怕有闪失,于是请平原也到会,必要时可以救场。你想,给本科班学生上课,竟同时出场了三个大教授,意外的隆重。谁知瓦格纳口若悬河讲了二个小时,平原插不上嘴。夏老师当即表示,下次再请陈老师到场,和她一起串讲报刊研究问题。学生回忆说:“擂台摆起来了,陈夏串讲是最精彩的一课。”夏老师先讲,轮到陈老师发言时,他“抱怨”说,“其实他们俩都很能讲,我被拉来当助教已经两回了,说好这次她只讲20分钟,剩下由我来讲,害我准备了大半天,如今她讲了那么多,只给我剩下20分钟。”引起同学哄堂大笑。学生郑勇写了《文章姻缘——陈平原夏晓虹侧记》,文中说:“在京城学界,陈平原与夏晓虹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不止是生活与人生意义上的夫妻,更是学术与文章的结缘。”二人的共同点真不少:一样的嗜书如命,一样的热爱旅游,一样的好饮浓茶,一样的清瘦。”

  上面说的是他俩在学术上,工作上的互相赏识,互相扶持,下面就谈点生活方面的。

  住北京的晓虹父母晚年病重时,平原夫妻出钱出力。父母去世后,留下一套房产,晓虹把继承份额让给妹妹,平原无意见。平原出钱帮助母舅、帮助二弟,特别是花很多钱并联合兄弟为母亲买有电梯的楼房,晓虹也支持。2016年,我在《秋晖》杂志发表《高楼独处意为何》,因其中涉及平原主持买房之事,在家内有“存档”意义,故我给三兄弟每人发一份《秋晖》。五月,三对兄弟夫妇在我新居聚会,看了文章,晓虹即时说,“写得不错啊。”得到北大教授一句表扬,我很高兴。去年,平原病了一场,住院及调养一段时间,晓虹寻医、侍候,组织人力、钱力,一切全包。今年4月,夫妇一起回来,我见面第一句话便说:“平原胖了,晓虹瘦了,晓虹辛苦了。”这是真心话。

  北大老一辈教授张中引曾说:婚姻有四种情况:可意、可过、可忍、不可忍。我看“可过”的居多。但愿“可过”的夫妻多向“可意”努力,不要只是“可忍”,更不要滑向“不可忍”。能如此,则幸甚。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