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吃栗子
发布日期 : 2018-09-20 10:23:44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郭红霞

  前段休年假,应G之邀到她的乡下做客采风。

  G的父母住在大山深处的一座红砖屋里。开门见山,几米之外,即被她门前小山的那几棵树吸引。树上硕果累累压枝头,一颗挨一颗密不可分。走近细看,果实像小刺猬。一壳斗大,球形,外长着长长的硬刺,尝试用手去摘,手却被扎了一下,留下好像针孔的小口。问及树名,G大笑,久居城市的“白富美”居然不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栗子是树结的还是藤打的。

  我确实非常喜欢吃栗子,尤其是砂炒栗子。居所附近就有一家专卖炒栗子的小店。店门口放一个大炭炉,支一个装满粗砂的大锅。炭火红红的,店主抓一把大铲,来回翻炒锅中的栗子,香气四溢。每次路过,都忍不住冒着吃多了胃胀的恶果,买回几大包。但想不到在G的乡下见到栗子的妈妈栗子树啊,真是惊喜。

  G说,秋天的栗子最好吃,最结实。话未完,我已不问自摘,几个栗子到手,尝试剥开栗壳,笨手笨脚,又添几个小针孔。G说句我来吧,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将壳轻巧地剥开了,并送到我口中,脆脆嫩嫩的,带甜味。

  进屋时,看到她家的屋檐下挂着一个装满栗子的竹篮子。G说这是风栗,新鲜摘下来的栗子趁着秋风起劲时,挂着吹几天,风干了,也挺好吃的。抓一把,用力剥开一颗,肉黄,有几条小皱纹,送进口,与刚摘下来的栗子味道不同,没那么脆,微软,但更甜。

  晚间G妈妈在最原生态的炉灶里添柴加火为我们做饭。熊熊的柴火噼啪声中,很快满桌正宗农家菜:走地鸡,刚从水库里捞上来的新鲜鱼,还有散发着泥土气息的青菜……

  当柴火渐渐熄灭时,G说,我们废物利用吧。抓一把栗子丢在还通红闪亮的柴火灶里,没过多久,“砰”地一下,一堆炭灰中,跳出几个栗子。香气诱人。拾起栗子,却滚烫烫的,条件反射般在手里来回地倒腾,用口拼命吹凉之,恨不得全一口吞下肚,样子极为狼狈。G用手机立此存照,我也顾不上形象,剥壳入口,那个香甜,什么都值得了。

  第二天临别前,G妈妈将满满的一袋栗子塞到车尾箱里,并叮嘱我,栗子不耐高温,一定要放冰箱,否则很易变坏。

  依依惜别回家后邀G来家吃饭。用栗子做了栗子鸡。简单快捷又好吃。鸡切块,栗子剥壳整只留用。起油锅,加葱、盐、酱油等佐料,爆炒鸡块,放栗子,加水淹没鸡块。过二十分钟左右,起锅,鸡块吸收了栗子的香味,栗子吸引了鸡的油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G说,有妈妈的味道。然后有泪光。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