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走进唐诗的秋天
□ 茹喜斌
发布日期 : 2018-09-13 10:06:48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秋天是令人感慨的季节。那深翠浅绿、赤橙青黄,那飒飒清风、潇潇雨影,那天高云淡、雁来燕往……无不使诗人情怀激动,而吟就千古不朽的绝唱。

      贾岛家贫,屡试不中,曾出家为僧,因此就有了“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那苦寂索寞亦景象壮阔的吟咏,令人感到秋之苍凉里诗人那澎湃于心的执著与气概。杜牧虽官至中书舍人,但难以抱负,因而就有了:“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那情思深古的倾诉,表现了诗人卓然不群的品格。

      唐代的吟咏秋之作,少有悲伤怆凄而多有亲情、清明与壮美,总给人以启思益智之力,心悦神爽之魅。

      孟浩然有《临洞庭》之名制:“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极言洞庭之壮博,足以使人神而往之亦形骸俱失。即使生不得志的李贺那《开愁歌》,也不失气壮天地之声色:“秋风吹地百草开,华容碧影生晚寒。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衣如飞鹑马如狗,临歧击剑生铜吼。”看似叹之贫困失意,却也恣肆出狂放昂然之势。即使形体匍地,也要精神如箭。再如杜甫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唱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它所表现的思想,已经上升到了治国方略的高度,足以导引我们去探究诗人的生平履痕和抱负,而品其人生的意境和韵致。

      唐诗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以其继承性和开拓性创造了空前的辉煌,而借秋抒怀之作亦有重要地位。在此之前,吟秋诗作多是苦风凄雨悲霜冷月,至唐则多求大气。如杜甫的《秋兴》句:”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将江涛苍天风云险要浓于简约,营造出汹涌之威壮,足见诗人境界之开阔。

      借秋言其情志,古已有之,且为诗歌创作增添了千般瑰美的风采。于是,那秋日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成为歌者的背景或主题,或情由景生,或情因景移,无不渗透着诗人的主观意念情志追求。刘禹锡《秋词》言:“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此为他被贬郎州时所作,以极其乐观旷达的襟怀,壮写了高洁的志向和品格,不能不使古今那些蝇营狗苟之类汗颜,不能不使古今那些视利禄权贵为生命的小人之辈羞愧。而杜牧那“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高唱,则舍弃了一切萧条凄凉,藉独立寒秋坦然重霜的枫叶,绘就了照耀天地的红艳和浓烈,让我们看到了一种燃烧的风韵,一种燃烧的情愫,一种燃烧的精神。这何尝不是一种豁达坚韧而又诗画壮美的人生呢?

      秋声秋色,秋风秋雨;秋花秋月,秋霜秋露……在诗人腹笥充盈的笔下,载其心志,或蕴其亲情,无不千姿百态浓丽纷呈。“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无不亲情浓郁,温爱入怀。刘禹锡的《望洞庭》有言:“湖光秋月两相知,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取景绘声写意造境,都极为晶莹别致清亮人魂。而李白的“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更是充满了狂放的意趣浪漫的情怀,令人神游阔宇,魂飞天外。

      于秋声秋色中品味唐代诗人的吟秋之作,不仅得以领略山川之秀色,更能使我们于平仄中获取生命的哲思,这无疑是一种审美的享受、人生的提升。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