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闲情
孔子的“绯闻”
发布日期 : 2018-09-12 10:34:40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一部《论语》中,唯一提到妇女名字的,就是南子。

  公式即位,遂杀南子。(参见汉·刘向《列女传·卫二乱女》)

  《论语·雍也》谓: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同“悦”),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像南子这样一位行为不端、名声不好的美人胚子,孔子却去见她,难怪弟子子路老大地不高兴,以至孔夫子也要发急,连连发誓道:“我假若不对的话,老天会厌弃我,老天会厌弃我!”

  《论语》中简短的几句话,在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中却演绎成如下一段文字:

  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

  公式然。孔子曰:“吾乡(同“向”)为弗见,见(按,同“现”)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居卫月余,灵公与夫人同车,宦者雍渠参乘,出,使孔子为次乘,招摇市过之。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于是丑之,去卫,过曹。

  说实在的,这段话有如一篇微型小说,不少情节,显然是出于太史公的想象和虚构。读者无妨“苟且信其有”吧。而由上文可知:南子确实是一位能够控制卫灵公灵魂的女性,这从她的自白中便可感受到。她派人托话给孔子,意思是:“承蒙四方的名流到敝国来,欲与敝国国君缔结亲如兄弟的交谊,一定要先来见我(“寡小君”是当时诸侯国夫人对他国来宾的自谦之称),所以我也愿意见一见孔老先生。”看似客气的外交辞令,实则充溢着一种实权派女人固有的强悍傲色。

  公式解除后又折回卫国。既然“寡小君”南子已托人转达要接见的意向,孔子也不再坚持“向为弗见”的做法,且也希望通过这位卫国的权势人物对卫灵公施加影响,实现自己在卫国灌输德化的初衷,所以决定按照礼节去见南子。

  刚愎自用又工于心计的“寡小君”自然不会接受孔夫子的那一套。过了一个多月,她与灵公同乘一车,安排孔子乘第二辆车,豪华的车队招摇过市,以博取“礼遇名士”的称誉。孔子感慨地说:“我从未见过喜欢美德像喜欢美貌一样的人哩。”于是彻底看清了卫灵公和南子的丑陋面目,再一次离开卫国而到曹国。

  公式然(指佩玉撞击声)”那一段,好像司马迁就是几百年前孔子见南子场面的现场目击者一样,连主客双方的言行举止以至细微的响声都看得、听得清清楚楚。对于太史公的笔法,后人见仁见智,褒贬不一。

  章太炎先生《读太史公书》谓:“甚矣,曾国藩之妄也。其言曰:‘司马迁书,大半寓言。’”太炎先生不满曾氏之为人,故笔下难免“恶僧及笠”。其实,从《史记》的行文风格来看,曾氏的话倒是“不妄”。明代的唐庚(唐伯虎之弟)在《唐子西文录》中说得更风趣:“司马迁敢乱道却好,班固(按,指其所著《汉书》)不敢乱道却不好。”鲁迅先生说:《史记》是“无韵之《离骚》。”应该也是从文学的角度对《史记》的成就作了充分地肯定。

  司马迁不仅是伟大的史学家,又是一位大文学家。《史记·孔子世家》对孔子在卫国、特别是会见南子的描述,虽然是在《论语》的章句中可以找到依据,但由于过分注重“绘声绘色”的效果,且《史记》又属“正史”之列,故“子见南子”一事的真实性与可信性,必然会引起异代的学术论争。据金性尧先生《伸脚录·子见南子》一文所说:“影响最大的当推一九二八年林语堂写的《子见南子》剧本,剧中写南子曾邀请孔子与子路出外‘兜风’……此剧经山东第二师范演出后,引起轩然大波,山东孔氏族人具呈向政府要求查办。此案经过的档案,已收录于《鲁迅全集》第八卷中。鲁迅在‘跋语’中曾说:‘也还是强宗大姓的完全胜利也”。今天回想起来,和‘文革’中的批孔闹剧,倒真的成为两极分化……而真正的受害人是真正的孔子。”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