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书屋
中国的简·奥斯丁——张爱玲
李春辉
发布日期 : 2018-07-20 11:11:11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1995年去世的张爱玲如今成为了传奇。海外对张爱玲的评价尤其高,美国夏志清教授在1961年的英文代表作《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指出:“《金锁记》长达五十页;据我看来,这是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夏志清的极端赞誉可谓振聋发聩,引起海内外研究者对张爱玲的高度重视。进入21世纪,台湾高全之的专著就干脆命名为《张爱玲学》。

  白先勇说:“张爱玲的写作风格独树一格,不仅是富丽堂皇,更是充满了丰富的意象。”

  贾平凹说:“与张爱玲同活在一个世上,也是幸运,有她的书读,这就够了。”

  李碧华说:“‘张爱玲’三个字,当中粉红骇绿,影响大半世纪。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

  苏童说:“我读张爱玲的作品,就像听我喜欢的音乐一样,张爱玲的作品不是古典音乐,也不是交响乐,而是民谣流派,可以不断流传下去的。”

  王艳芳在专著《千山独行:张爱玲的情感与交往》中写道:“世有张爱玲,故有‘张迷’。‘张迷’之爱张爱玲,往往爱屋及乌,做出很多出乎预料的事情。有人爱她作品的情调,有人喜欢她本人的风格,有人效仿她的作品,有人模仿她的做人,有人痴迷于她笔下的人物,有人专门研究她的衣饰、饮食、住行、恋爱、交友……‘张迷’来自各个层面,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世间一切只要和张爱玲有关,便都是好。’”

  严格说我不是“张迷”,我是坚定的“托尔斯泰迷”,在中国属于小众,远不如“张迷”人数众多。我通读过内蒙古文化出版社的《张爱玲小说全编》,最推崇她的《倾城之恋》《金锁记》《小团圆》。张爱玲早期小说里主人公都不具备自传性,只有在后期自传体小说《小团圆》中,她的自我形象才展现出来。格非盛赞这部书:“我个人的看法是,完成于一九七六年的《小团圆》,既是张爱玲一生叙事艺术的总结,同时也是一部开向未来之作。”

  简·奥斯丁与张爱玲小说关注的重点都是婚姻,婚姻难道不是人类的大事之一吗?简·奥斯丁不止一次在民众投票的排行榜中击败了莎士比亚——英雄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是人的时代。对比简·奥斯丁和张爱玲这两位大师,张爱玲小说的文采与生动性是超越简·奥斯丁的;简·奥斯丁小说通篇的结构能力和故事性是超过张爱玲的地方;张爱玲的《倾城之恋》等小说把历史大事件作为小说宏伟的背景,这又是她超越简·奥斯丁之处。而对话的机敏与玲珑,两位女作家不相上下。两位大师笔下的女人,大多为了谋生而谋求爱情。两位大师都写活了世俗的审时度势的女子,也写出了在生存的压力下的女子的一点点浪漫,在小说的字里行间透出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因此,张爱玲可以被称作中国的简·奥斯丁。

  《倾城之恋》主体故事发生在香港,上海的白家小姐白流苏,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身无分文,寄身在娘家。她偶然认识了富有而风流的单身汉范柳原,便拿自己当作赌注,远赴香港,争取与范柳原结婚。两个情场高手斗智斗勇的场地在浅水湾饭店,白流苏无奈地做了范柳原的情妇,似乎结婚无望。但在范柳原即将离开香港时,日军开始轰炸浅水湾,范柳原折回保护白流苏。在日本的狂轰滥炸下,二人萌生了真正的爱情,最终范柳原娶白流苏为妻。

  小说题目中的“倾城”两字源自汉武帝的乐师李延年的一首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华艺出版社的十卷本《中华文学通史》把《倾城之恋》称作经典之作,并指出:“香港的陷落‘成全’了他俩。就是因为战乱‘炸掉’了他们的全部心计和浪漫情调,也剥落了‘文明’上一切浮华的虚饰,人们正是从中重新发现了自体生命原生状态存在的喜悦和普通人生、平凡真情的可贵。张爱玲以一种水到渠成的老练笔触,表达了她独特的人生体验,并理解把握了战争。”

  1944年,上海举办“女作家聚谈会”,在谈到所受的影响时,张爱玲开了一份书单:“我是熟读《红楼梦》,但是我同时也曾熟读《老残游记》《醒世姻缘》《金瓶梅》《海上花列传》《歇浦潮》《二马》《离婚》《日出》。”我们可以看出古典白话小说和新时期文学均是张爱玲创作的借鉴,《倾城之恋》像徐悲鸿的国画——继承了中华古风又兼具现代艺术的精华。

  小说中对白流苏的外貌描写:“她的脸,从前是白得像瓷,现在由瓷变为玉——半透明的轻青的玉。下颌起初是圆的,近年来渐渐尖了,越显得那小小的脸,小得可爱。脸庞原是相当的窄,可是眉心很宽。一双娇滴滴,滴滴娇的清水眼。”我们几乎可以把白流苏逼真地画出来!张爱玲寥寥数语就勾勒出一个活脱脱的人物,这种惊人的能力,现当代中国作家很少有人可以与之匹敌。

  小说有这样一段:“最触目的便是码头上围列着的巨型广告牌,红的,橘红的,粉红的倒映在绿油油的海水里,一条条,一抹抹刺激性的犯冲的色素,窜上落下,在水面上厮杀得异常热闹。”独具慧眼的天才的描写,发现了生活中不寻常的诗意,其语言的造诣也是异常深厚。学者止庵曾指出:“张爱玲因为熟悉中国明清以降的通俗文学,承继的是比五四新文学更早的白话文学的传统,而在句式上又不受这种传统的限制,极尽曲折、复杂,所以现在看起来,她最大程度上表现了汉语之美。”

  小说的结尾:“胡琴咿咿哑哑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呈现了完美的听觉效果与视觉效果,这已经成为张爱玲的风格的一部分了。小说男女主人公的结合,经历了月光般的梦幻与血与火的洗礼,最终归于平凡。这部小说可以视为一部恋爱的圣经,张爱玲把男女之间的欲擒故纵、若即若离、打情骂俏、千回百转写得淋漓尽致。《倾城之恋》深受广大读者喜爱,个别评论家对它的指责总是显得虚弱无力——毕竟时间才是作品最重要最公正的裁判。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