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书屋
心中的奇珍
——钱钟书长篇小说《围城》读后□ 张芳
发布日期 : 2018-07-20 11:10:54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对一般读者而言,提起自己青年时代读过的书,总怀有别样的感情;假如碰巧又是本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书,那么它当是读者心中的奇珍。在我,钱钟书先生的长篇小说《围城》就是这种岁月不能掩其光芒的稀世之珍。

  初遇钱先生已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事,那时“钱钟书热”方兴未艾:据钱先生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围城》播出没多久;报刊上常有我拜服的名家谈论钱先生其人其文,名家已足够著名,但他们谈起先生无一不恭敬有加;周围也有文友时时提起先生的名字,看他们的神情,颇有“开谈不说钱钟书,读尽诗书也枉然”的意思……在这样的氛围下,文学青年的我奔去新华书店买下钱氏长篇小说《围城》,当然是顺理成章的。

  记得是花两个晚上时间读完了这部《围城》。总记得初读后那种新鲜、朦胧而愉悦的感觉,就像第一回喝海南椰子汁,一气喝完只觉清凉无限,余香满口。很喜欢《围城》讲述的故事:写一个性格犹疑软弱的留学生赴内地一所大学教书的种种遭际。那时青春年少,比较留意男主角方鸿渐的情感生活,老是困惑着:方先生为什么更爱年轻貌美的大学生唐晓芙,而不是聪明过人的留学博士苏文纨?

  也常为小说里俯首可拾的隽言妙语而拍案叫绝,比如描写方鸿渐初恋时的紧张:他这两天有了意中人之后,对自己外表上的缺点,知道得不宽假地详尽,仿佛只有一套出客衣服的穷人知道上面每一个斑渍和补丁。

  比如男二号赵辛楣初见方鸿渐时误将其认作情敌、不由自主流露出的妒意:赵辛楣本来就神气活现,听苏小姐说鸿渐确是跟她同船回国的,他的表情就仿佛鸿渐化为稀淡的空气,眼睛里没有这人。假如苏小姐也不跟他讲话,鸿渐真要觉得自己子虚乌有,像五更鸡啼时的鬼影,或道家“视之不见,抟之不得”的真理了。

  这本有些泛黄的《围城》里,此类珠子般晶莹剔透、浑然天成的句子下都有一道波纹划线,那是我当时忍不住用铅笔勾画出的。今天看到那些淡淡的铅笔划线,仿佛又重温了头一回捧读时“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的快意。 

  这书的可贵还在于,隔了30年时光重读它,它之于我仍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相看两不厌”说的是李白眼里的敬亭山,但也不妨用来描摹我眼里的《围城》。总无法忘掉《围城》里的各色人物,钟书先生刻画人物的功夫简直无与争锋,他最擅长的是以极经济的笔墨来勾画呼之欲出的人物形象。

  比如他这样写主人公方鸿渐的狷介:方先生本在前岳丈周先生开的一家小银行做事,有一天他与周经理闹得不愉快,人家想撵他走,又不想做得太绝,于是找他谈话说希望他应允了湖南某所国立大学的差事,自己会额外奉送4个月薪水。此时方先生的反应是这样的:“我不要钱,我有钱。”他说话的神情,“仿佛国立四大银行全在他随手口袋里。没等周经理说完,高视阔步出经理室去了。”——只是寥寥几个细节描写对吧?可是以少胜多,读了这一段,孤高自许的方先生形象已深植读者心底。

  写女一号孙柔嘉的聪明劲儿:方先生在湖南三闾大学教书期间,上司汪先生曾宴请他和赵辛楣二人,预备给他们做媒。事后准女朋友孙小姐问他对“出名的美人儿”汪太太的观感。方语焉不详,孙却随手画了一幅漫画,精准地评价汪太太。原来她“画一张红嘴,相去一寸许画十个尖而长的红点,五个一组,代表指甲,此外的身体面目全没有”。——仍然着墨无多,却偏偏形神兼备!说真格的,同样写年轻女孩,要论人物性格的耐人寻味、余韵悠长,沈从文笔下的纯情少女是难与钟书先生的女主人公并肩的。

  时时温习这本书,不觉对书里的知识分子主人公有种亲近感。是啊,主人公方鸿渐身上虽有各种显而易见的性格弱点,但平心而论,这个江南诗礼人家的子弟并不讨厌。有时我甚至觉得,现实生活里他可以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围城》这部书在我心中无疑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它陪伴我走过多思的青年、多事的中年……以后还终将伴我度过多少有些孤寂的老年。真要感谢大半个世纪前钟书先生“锱铢必较”创作了它——一部千金难买的奇书。若没有它,读书迷如我辈的日常生活中要损失掉多少快乐啊!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