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故乡,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发布日期 : 2018-07-17 10:13:03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市民政局发文,面向各个村镇征集地名故事,朋友“嘱予作文以记之”。为这事,我从城里回了一趟乡下,希望能把年轻时遗留在故里的生活碎片一一捡拾。

  仲夏的一场雨刚过,暑气便腾空而起,毫无保留地游荡于每一缕炽烈的日光里。走进故乡的这块神奇土地,放眼望去,池塘、地头,碧绿盎然的菖蒲和艾叶郁郁葱葱,随风摇曳。我想,这是属于它们的荣光,它们传承的是一种文化,诉说的是一种信义。

  站在村口的那棵古松下仰首而望,不禁有些失意。我曾在《古松铜根》一文中写过这棵古松的伟岸、绮丽,自信、坚毅。可是,眼前的这棵百年老树已经是满目的疮痍与凋敝,几根槎牙秃枝,像是森森白骨,了无生气,给寂寞的村口平添了几分苍凉和幽凄。但它依然深爱着脚下的这块贫瘠土地,一条条古铜色的虬根,在石缝间向下、凸起,再向下、又凸起,即使筋骨折断,根脚滴血,也要于皱褶和结痂的创面,凝结成粒粒“朱砂痣”,从而,记录下岁月的冷暖和年轮,凸显出生命的倔强与坚贞,那点点鲜红、圈圈文理,仿佛就是在诉说着它对千年故土的悠悠情深。

  我似乎看见,我的童年在大树底下蹦跶、开心;我似乎看见,古松底下那条通往村学的土路上我留下的串串脚印。这些脚印记录了我童年生活的不幸和有幸,无知和天真。时间蹒跚了脚印,蹒跚了一代又一代人,唯独不会老去的是我脚下的这片土地。我千里迢迢回到故里,目的就是把这石子般的文字一粒一粒搬运回去,码在《地名故事》里,使它于漫长的岁月中,不至于风化,凝结为一粒粒朱丹一样的颗粒。

  我一步步踱进了少年和青年时期的院子里。当年的老房子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残垣断壁和满院的瓦砾。幸亏,二叔的老房子还在,顽强地支撑过历史的凄风和苦雨,颓败的墙壁伤痕累累,似乎在向我诉说着那些渐行渐远的陈年往事。只有我还能记起,遗留在这院子里的过去是多么的破烂和凄悒。眼前的情景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也许就是一首配了画的抒情诗:又见炊烟升起,旭日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她要去哪里……可于我却满怀凝重,满心悲戚,仿佛跟着老屋一同走向那贫穷、艰辛、缺吃少穿的过去……故乡,留在我身上的鞭痕和刀疤已经牢牢地嵌进了我的皮肉,融进了我的血液。

  二叔说:“回来了好,你是个读书人,帮我劝劝你的几个堂兄弟,解决一下我的养老问题。”二叔说了他的难处,大致的意思是:大儿子种了二叔的一亩三分地,每年交纳一千元,其余三兄弟各五百元。可孩子们有的在外面打工,平时亲戚、邻里的人情往来都是二叔在打理,四兄弟每年凑的养老钱根本就不够用,二叔想让他们再增加点。我答应二叔,回城后我会在电话里跟堂兄弟们沟通,帮他处理好养老的问题。

  在村庄东头的楼房里,我终于认出了我的一位堂婶子,她几乎双目失明,佝偻地,她听出了我的方言,喊出了我的小名,一把拉我进了家门。婶子摸索着从橱柜里拿出一提她亲手裹的腊肉粽子,硬要让我剥开来吃。这种端午节的传统美食,于她和三叔间拥有着一段凄美的传说和故事。我的这位婶子,曾经是一位流浪的乞丐,是三叔在端午节这天,用几个寡淡的糯米粽子把她留在了家里,从此,一贫如洗的三叔有了一位特别能吃苦耐劳的好妻子。我解开那黄绿相间的粽叶,影印出内心说不出的酸楚和悲戚。我的父母已随弟弟住进了城,好在叔叔、婶婶们还活在当下,留守古村,如果老家没有了他们,没有了这样的叔叔、婶婶们,我的故乡也便成了一个空壳,一块坟地,一种记忆。往事,也就只能固定在大脑深处的海马区里。爷爷、奶奶走了,叔叔、婶婶还活着,他们的善良,坚韧,朴实,固执,却有着更高一层的精神意境,因了那段苦涩的日子,才让我更加懂得珍惜,珍惜现在我眼前所拥有的。

  村庄的东头是一条通往山里的羊肠小道,走在乱石铺就的逼窄小路上,我举起相机,把熟悉的过往一一定格:砍过柴的山头,放过牛的山坡;耕种过的田畴,开垦过的荒地。镜头,跟着我的记忆,一起走进犄角旮旯,去找寻那些留在我童年、少年、青年时的欢悦,伤感,通达和阻滞。我想,生活本不应该只有甜蜜、享受、坦荡和安逸,唯有成长路上的苦涩、磨难、坎坷和艰辛,才使得我获得了人生的第一笔财富,第一桶金!我始终相信,这些好人就是故乡的灵魂,故乡的根基,有了他们,厚实的故土上才可以续写那生命的史诗与岁月的传奇。

  故乡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纵使从旭日初升逶迤到太阳偏西,也装不下我对故乡的留恋和记忆。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老屋的灶台下,二婶用树枝引燃灶膛,火焰舔着锅底,袅袅炊烟又升起……及此,虽没有穷尽故乡的全貌,但已然觉得不枉此行,让精神世界保留一丝荒凉,灵魂深处便有了一份静气,这是我领悟到的人生真谛。

  □ 樊荣华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