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 >> 社会
19岁技校生夺世界技能大赛金牌 他如何拿下副高职称
发布日期 : 2018-01-10 10:27:33 文章来源 : 北京青年报

 去年10月,江苏省常州技师学院4年级学生宋彪参加世界技能大赛获得工业机械装调项目金牌,并获得大赛最高奖阿尔伯特·维达尔奖。据了解,这是中国选手首次获得该项大奖。5日,宋彪又获得了“江苏大工匠”称号,同时被认定副高级专业技术职称。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江苏省首次启动“技能大奖”评选工作,原本预设10个“江苏大工匠”和94个“江苏工匠”席位。通常情况下,需要经单位推荐程序、人事隶属关系推荐、省市两级评选产生。而宋彪则是破格获此殊荣。

 
  早在2017年9月,常州市人力社会保障局就已提交该市“江苏大工匠”候选人名单,此时宋彪并不在列。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职业能力建设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近年来国家推进工匠精神建设,他们也在宋彪参与世界大赛之前关注到他,名单的补录和从“江苏工匠”升级为“江苏大工匠”都是随着宋彪比赛结果的揭晓而展开工作的。
  “19岁就能拿到阿尔伯特奖,对于弘扬工匠精神和影响年轻一代有着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们请示江苏省政府给与特批。”该工作人员介绍说。
  对于宋彪所获得的副高级专业技术职称。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作人员称,在“江苏大工匠”表彰大会结束后,他们才刚刚拿到文件,开始为宋彪办理职称证件以及确定后续相关的配套待遇,其中包括“毕业后不受名额限制,直接给与相关单位编制”。但该工作人员也表示,宋彪未来的路怎么走还在于他自己的选择,职称系列还有可能随着他此后从事工作岗位的变化进行调整。
  获奖改变的不只是宋彪的头衔,还有对未来更多的可能性。目前,常州技师学院为他提供了赴德国留学一年的机会,并将在那边努力考取具有国际效力的德国工商业联合会(IHK)职业资格认证。
  对话
  宋彪:第一次焊接没经验 险些让自己留疤
  不满20岁,已经有了国际大赛金奖得主、江苏大工匠、副高级职称等荣誉加身,相比于结果,宋彪更专注于过程。昨天,宋彪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对于自己的收获,他总用意外、惊喜、没想到形容。但正是一步步的坚持,才让宋彪“想到开始没想到结果”的成绩并不意外。
  上技校学好一门技能也能成才
  北青报:你初中毕业后为什么读技师学院?
  宋彪:2014年,我16岁,当时中考成绩一般,所以进不了特别好的高中。我觉得上技校也蛮好的,学好一门技能也能成才,也能养活家人。我爸就是搞机械的,母亲是流水线上的操作工,他们把我顺利养大,让我觉得这也是个出路。常州技师学院是我们这比较好的一所技师学院,这当然是我的首选。
  北青报:为什么会选择机械工程系的磨具设计与制造专业?
  宋彪:这个专业的学生一般出来可以当磨具设计师,不一定非得动手上机床生产。
  我爸爸做过磨具相关的工作,我从小跟着他也有一些接触,觉得挺有意思的,也自信对这个行当有些了解。
  北青报:进入学校后,“遗传”天赋有没有帮你降低学习难度?
  宋彪:还真不是,我入学后发现,要把熟悉的磨具当作一门专业来学习,会涉及很多理论和实践,并不像我当初想的那么简单。来到一个新环境,我也不是很适应,和老师、同学都不太熟悉,所以我状态也不是特别好。不过,到后来和大家交流越来越多,我也就慢慢自在了很多。因为喜欢,我平时也会多花些时间守在车间琢磨产品设计,每每取得一点进步都很有成就感。
  北青报:你平时的课业学习包括什么?此次参加国际大赛涉及钳工、焊工、车工等技能,过去都有涉及吗?
  宋彪:我们学习会根据专业设计安排不同的专业课程,但总体来说学的东西还是比较综合的。
  这次比赛涉及的技能很多,比如钳工、焊工、车工、电工、计算机编程、工业装配等。其中大部分内容在我之前的课程和实践中都有学到,但焊接还没有学过,它被安排在我专业课程的后期阶段。我一边自学,老师一边给我开小灶。
  第一次焊接让自己险些留疤
  北青报:在备战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麻烦吗?
  宋彪:从2016年到2017年为了准备比赛,两个暑假我都没有回家,挺想爸爸妈妈的。看到其他同学放假休息,我也有一点羡慕。但是比这些更麻烦的是,在老师当时拿来的一些过往比赛试题中有我还没学到的知识点。我只能一边实操训练一边自学理论,有时候不明白了就问老师、上网查。在我练习弯管的时候,学校特意新引进的设备执行国际标准、精度很高,国内没多少人会用,更对参数知之甚少。最后还是老师帮我找到企业专业人员进行培训,才及时化解了难题。
  北青报:你都怎么训练?
  宋彪:一有空,我就待在学校车间。比赛涉及的每一个项目我都要反复练习。特别是焊接,我每天都要练习,要培养肌肉记忆。但每次时间又不能太长,超过一两个小时,肌肉疲劳动作就会变形,也会损害肌肉记忆。
  2016年的暑假,我第一次接触焊接,由于没有经验只带了面罩,辐射光辐射到了衣领露出的脖子,导致辐射伤害。后来及时抹药,才不至于留疤。
  差点因“阑尾炎”被迫弃赛
  北青报:比赛的过程中对自己有信心吗?
  宋彪:其实之前心态一直比较平和,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也没想太多。
  到了国家选拔赛的时候,总共有13个人,全部来自不同省份。这个时候我对参加世界比赛第一次有了点想法,想能不能冲一把,参加世赛。但最后只能有6人入选国家队,我的项目最后仅有一人能最终参赛,所以不是很有把握。
  北青报:一轮轮成功晋级,是不是也算有惊无险?
  宋彪:我经历的考验恐怕不止比赛本身。
  在全国赛前两天,我突然因腹痛被诊断为急性阑尾炎,要求手术。我当时心情很差,觉得走到这一步,竟然要以这样的方式退赛,太遗憾了。好在第二天再次确诊是肠胃痉挛,只是因为紧张和贪凉导致,吃药后好了很多,我才松了口气。
  后来在参加国际比赛的时候,我参加的工业机械装调项目从此前的赛前三到六个月公布题目变成了仅提前两天公布,这大大缩减了我们备考的时间。不过我第一次参赛,之前对这个规则也不是特别了解,一切都做好了临场准备,所以冲击也不是特别大。
  最后的决赛 自己特别紧张
  北青报:最后的决赛过程中,一切都顺利吗?
  宋彪:国际比赛共有4天,按日程安排最后一天有3小时,但是我到场后却被通知仅剩2个半小时,至于什么原因我现在都不知道。
  当时我在休息室特别紧张,最后一天的任务是组装并实现预设的功能,如果这一步我完成不了,之前的细节再完美都前功尽弃。最后我赶紧调整了操作方式,终于按时完成了组装。
  此外,比赛中接触的铣床和之前在训练中使用的设备不太一样,操作起来有点小问题,我也是在操作过程中不断摸索。
  拿大奖后将去德国学习一年
  北青报: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开始准备出国深造了?
  宋彪:之前我从来没有出过国,这次比赛让我有机会出去看看,我没想到上技校也能让未来的路这么好,能成才。我觉得我以后发展的平台更宽广了一些。
  我们学校有个中德国际班,最后一年有机会到德国学习一年。目前我刚刚从之前的专业转到这个班,专业学习还算轻松,不过未来全德语的教学对我有些挑战,所以我现在在语言学习上花的精力比较多,老师也会给我开小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今年下学期就会前往德国学习,并且在毕业的时候考下德国工商业联合会(IHK)职业资格认证,这样我就更有竞争力了。
  北青报:再往远看,你还有什么打算?
  宋彪:在德国学习完后,我还想回国提升一下自己的学历,读个本科或者更高的文凭,这也算是对综合素质的提高。
  本组文/本报记者 熊颖琪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