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书屋
微幸福降临
发布日期 : 2018-01-05 11:07:08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编完《潮州日报》2017年12月19日的“今日闲情”,又想说一说。

  这期“闲情”,想要跟大家交流的,是一种幸福观:“微幸福”。

  所谓“微幸福”,顾名思义,就是“微小的幸福”。因其“微”,比较容易获得,也容易被忽视;但是,如果你能珍视它,珍惜它,它给你带来的幸福感却可能更加可靠和持久。

  杨丽华《父亲的“微幸福”》中80多岁的老父亲,是一位“码字三十多年的老报人”,喜欢把剪好的资料纳入收藏簿,在书桌前翻阅他保存的这些心爱之物。“冬日的暖阳透过窗上的玻璃,温柔地抚慰着他花白的头发,让他的额头、嘴角、眼尾,更清晰地显现出深深浅浅的岁月的刀痕。他的目光,掠过手中剪贴成册的一篇篇长短不等风格各异的文章,神情闲适而温和,感觉就像站在自家陇头上的农人,注视着辛勤耕耘后的庄稼。”这剪贴册是家庭作品集,剪贴资料的颜色按时间的顺序由深到浅。最久远的,离现在已经五十多年,纸张也是沧桑的深褐色了,那是他青年时代发表的作品。他的盛年时期,又加入了一双儿女各个阶段或稚嫩或成熟的文艺作品,暮年之后,他收集文章的作者栏目里又添加了一个孙子和两个外孙女。杨丽华不无感慨地说:“他收起了再也飞不动也护不住我们的老翅,深情地关注着三棵小荷的尖尖细角,反复品读他们的文章,不乏溢美之词。每篇文章,都成为父亲生活中的一道风景……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微幸福’,这种幸福不问是否值得。它丰盈在寻常巷陌中,在柴米油盐中,在翩然而至的文章中,也在窗外枝繁内敛的老树中……”

  与《父亲的“微幸福”》堪为“姐妹篇”的,是庄琼的《母亲的“文艺范”》。这位母亲,“不知道旅行,不懂得文字,没喝过咖啡,也没有非常‘文艺范’的衣服,但她在最艰难的日子里能够从容抬头欣赏一朵云,在紧迫的日子里对生活上心,不偷懒,不怨艾”。所以作者忽然觉得,“当满世界都是精致可爱的小日子,所有人都想扎进金枝玉叶的微奢生活时,这些所谓的‘文艺范’,是那么的肤浅,真正的‘文艺范’,应该像母亲那样的。”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分明读到这位“朴素,和善” “过着平淡的生活,与万物随和亲近” 的母亲,那种“微幸福”的心境。

  刘兵的《工地播音员》,回顾自己当年在水库工地上当“土播音员”的工作和生活场景。 “土播音员”,似乎不可与当今的专业主持人同日而语,但作者却说,“多少年来,我曾当过‘土播音员’的经历让人久久难忘。虽然时代变迁,那种土法上马、人海战术搞大会战的劳动场景不复存在,但我仍为曾作为干群沟通桥梁的这份特殊工作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微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读到这里,我们一定会想到,人,不可以盲目攀比。正如刘亚华在《守住自己的沉香》一文所说:“羡慕别人的木炭,不如守住自己的沉香。我们每个人的周围,总有各方面都优异的人,总会有突出的挣钱项目,但看到别人风光,盲目跟风只会让自己败得惨不忍睹,最拿手的事情,才能发扬自己最大的才能,也才能有所建树,过上幸福生活。”

  当然, 这里说的幸福生活,不是指“大富大贵”,而是像那个想发大财而放弃原先的电脑生意去搞长途运输,落得一败涂地后重拾旧业的男子所说的那样,过一种适合自己,“收入不高但稳定的生活”。这种生活,蕴含着“微幸福”。

  我们都向往着幸福美满的生活。而事实上,美好的生活图景,就是由许许多多的“微幸福”构成。从这意义上说,“微幸福”虽微乃大。

  说“微幸福”虽微乃大,还有另一层意思:要获得“微幸福”,必须有“大胸襟”。过分褊狭的心地,容不下“福田”!何谓“大胸襟”?读一读乔凯凯的《你用什么方式批评人》,我们当能有所体悟。

  潮州的冬天来得晚,前几天还单衣薄裤,这几天寒流突袭,气温骤降,才知道秋意已尽,冬月来临。于是,今天版面上,舒小梅的《一剪梅》,代替了往常的夏荷秋菊,而米丽宏的《遥望八十一朵梅》,也为我们唱响了南北“九九歌”。

  米文还写道:

  “‘冬至日,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这是明代《帝京景物略》里最美的消寒方法。”

  “济南城有位退休在家的信大哥,冬至日,和信嫂约定画梅,晴天画红梅,阴天画青梅,多云天气呢,就画成橘红色的。八十一天下来,一幅梅花图,欹斜有致,青红相间。数一数,2016年的济南,11天多云,13天阴天,剩下57天,都是晴天。”

  “梅花图上,呈现的是色彩,是天气,是八十一朵姿态各异的梅。其实,还有多少幽微情趣,冷香暗递?每天,都有一朵梅花要开,青的,红的,或橘红的;涂梅的人,是庄重的,清雅的,安适的。如此心神俱在,哪天舍得平庸度过?” 

  古人“悲秋”,而《现当代文人眼中的秋意》,正如姚遥所说,除了郁达夫式的“悲”之外,还有老舍式之“喜”,林语堂式之“怡”,峻青式之“颂”。有鉴于此,在这严寒的冬日,让我们也如米文所说,“等我辛夷笔配上胭脂红,在冬至,把梅花涂红第一朵”,向自己,向人间传达更多的关爱,更多的温馨,更多的春消息,这,未尝不是一种“微幸福”。

  请相信,只要你的心能沉静下来,不再左冲右突,只要你的眼能清朗起来,不再被虚假的浮华所遮蔽,你就会发现并珍惜生活中那些质感的幸福,“微幸福”就会翩然降临你的心中。

  2017年12月18日晚间

张楚藩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