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百花台
花城的暖冬
林桢武
发布日期 : 2017-12-18 10:07:56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在北方普遍进入严冬的时候,广州人仍穿着短袖衫,广州的冬天总是来得有点迟缓,也有点短暂。广州《财富》论坛前夕,我来到羊城参加一次文化采风活动,在这个冬天,感受一回暖暖的春意。

  广州称为花城,不仅仅因为这里有种花养花的传统,我想也有着岭南独特气候的含义吧,因为四季如春,花便开得茂盛,一年到头各式各样的花儿轮番竞放。无论什么季节,你都可以看到街路的花圃上,居民的阳台上布满密密匝匝的花儿。这里的树木也永远是翠绿的,一位陕西朋友对我说,来到广州感觉空气非常饱满,满眼绿色,见不到北方那种寒风落叶的荒凉。

  那天我在沙面溜达,这里集中了近代西式建筑群,这些曾是外国使馆和商行的百年洋楼,已被当成文物保护下来,宽大的街道上绿树成荫,怪不得曾被称为拾翠洲。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要是春天就更好看了,路面上铺满金黄色的榕树落叶,木棉树花絮飘扬,形成色彩斑斓的世界,他们总让环卫工人手下留情,不要打扫得过于干净。留下落叶,也就留下一点余韵。据说沙面的街路从不积水,归功于这些根系发达的树木。我想这么理想的防涝效果还是得益于自然的理念,在不易觉察的细致中。在沙面可以找到老广州的痕迹,这里已成为一个公园,当然是概念性的公园,其实是一个景观区域,一个开放的公园。沙面的树很有代表性,每一棵树都有它存在的空间,不管是街路,还是空地,所有的建筑设施都让着树。在广州,很多地方都可以见到立于路中央的老树,他们没有因路废树,而是让路于树,从中可以看出人们对绿色的尊重。

  在喧哗的都市的背后总会沉淀出醉人的故事,时光也往往让一座城市充满着回忆,透过那些难忘的印记,成为城市的灵魂,那才是真正动人的,叫人触摸出温度来。我对这些故事总是充满兴趣,它或许是最柔软的部分,对于一个城市来讲。有了这些故事,便有了生动的表情。

  几年前,一位年轻时曾经在沙面工作过的英国老人,当他再一次来到广州的时候,他在沙面上流连,那些古老的欧式建筑还在,那一花一木仍能找到昔年的位置。老人还执意要寻找当年的露丝吧咖啡厅,或许在这里可找回失落的一段往事。这是一个人对一个生活过的地方的无尽怀恋,当我听到这个现实版故事的时候,也被深深感动。不难想像,这个城市是充满着怀旧的,它也在细心呵护着一种情怀。

  人们对城市的印象不仅仅是那些地标性建筑物,或许还有让人难以释怀的经历,那些不断流传着还有不被人所熟知的故事,这些故事天天都在上演。在白天鹅宾馆我听到了一张红沙发的故事,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的国际儿童组织组织了一些家庭到中国领养儿童,他们来到广州领事馆都会住宿在邻近的白天鹅宾馆。白天鹅宾馆月兔吧有一张三人座的红沙发,这些新组成的家庭离开前总会在红沙发上合影留念。红沙发成了一种象征,凝聚着多少中外家庭的美好情感。从这里开始,不知道演绎出多少传奇,有多少中国孩子开启了人生新的旅途,他们成为大洋彼岸小家庭中的一员,也无法割断对出生地的思念。一位美国爸爸在《财富》杂志上记述了红沙发的故事,“在白天鹅宾馆,你能看到好多小脚丫,深一脚浅一脚,欢快地走在宾馆宽广的粉红色大理石板上,小童鞋发出‘吱吱’的叫声”,二十多年后,很多美国寻亲团又来到这里寻找这张红沙发,寻找孩童的一段模糊记忆。白天鹅宾馆一直保留着这张红沙发,让它成为一个文化符号,它被称为“爱的沙发”,始终是宾馆最温馨、最动人的一景。

  在广州,有一个明显的感觉,不管哪个领域,对文化的重建意识,成为集体的自觉,从北京路的地下历代地砖橱窗,到沙湾古镇的断代墙,还有各类粤派的公立和私立博物馆,无不显示出这个城市对文化的热度。海幢寺的年轻方丈近年到处收集本寺历代高僧的墨宝,并进行专题展示,他认为这是显示一个名寺的最好物证。我很佩服他的眼光,只有在具有文化标记意义的文物上面,才能真正彰显历史厚度和文化品格。我喜欢在老羊城的街巷上寻找名人踪迹,有时无意中在某个街道撞上某位名人的故居,有时为了找到某一处地方要花上半天时间,我发现我所寻找的地方大体都有着明确的标识,尽管有的遗存的信息量已经很少,但即使是只剩下一棵百年老树,也似乎在对你诉说着过去的一切。这些历史遗迹,大都默默地存留在深闺中,很少有人光临,但它无不见证着不可磨灭的历史事件,一座城的从前。

  广州留给我的印象有不易懂的粤语、无数的美食、花城广场的现代建筑、便捷的地铁和拥挤的人流。还有什么呢?我有一次跟一位广州朋友闲聊,朋友对我说,广州人活得现实,从不讲排场,每个人都活出自己的舒坦,但在平静的日子中,却有着相近的价值取向,这是难得的社会能量,能不能称之为城市的精神?否则你就很难理解历史上在这里为何会发生那么多的革命行动。这个在近代发生过风云变幻的历史事件的地方,始终显示着前沿的力量。我也注意到广州正在忙着挖掘往前的历史延伸,如对汉代南越王遗址的保护和对外传播,以显示历史的深度,我在粤剧博物馆看到粤剧名角红线女的一幅题字:“根本固者花实必茂,源流深者光澜必章”,这也正是广州在文化资源整合上的最好注脚。

  我好几次在夜里走在花城广场和海金沙之间,仰头是灯火辉煌的现代建筑群,许多广州市民喜欢在假日或夜晚来到这里闲逛,这里是广州走向国际现代大都市的一个侧影。一位搞设计的朋友对我说,广州不会吝啬空间,在这些高楼建筑设计中充分显示空间感,这是超越实用之外的另一种价值取向,或许这才是国际化的。

  生活在繁华和喧哗中的广州人要的是生活态度,我更关注这一点,人们的生活或许是匆忙的,但不乏闲适,既有着本土意识,但不无兼容的大度。在老广州的一些区域,听说还有以说粤语为主,不讲普通话的,当然这些地方已经不多。那天我跟一位的士司机聊起这个话题,这位中年男子用典型粤味普通话跟我说,他没有读过书,靠开的士过活,他才开了两年的的士,基本也能讲普通话了。他说他从不羡慕那些有钱人,他每天出来开车前都会先美美吃上个早点,先打点好自己再说,这是一个人最根本的生活要求,比什么都要紧。他说广州这个地方有钱人太多了,即使有钱的广州人也很难看出来,大都过得低调,抽的是广州本地产的“双喜”牌香烟,不像有些地方的人抽高档香烟。他说时下打车的七八成是外来人,不少外国人都能讲普通话,一些早期到广州定居的也都会讲一口标准粤语,粤语是广州一大特色。

  在广州不能不谈到吃,每次我到广州,朋友请吃饭的时候我都会建议到一些老店铺去,其实广州人也喜欢找自己喜欢的店子吃饭,人们似乎只认口味,对各式各样的名堂并不在意。比如在顺德菜馆,老板说“顺德厨,广州味”,也没有人反驳,都知道是广告需要。在广州还可以见到遍地开花的“潮州鱼旦粉”店,据我所知潮州本土并没有这种小吃,但不妨碍这个品牌的推销,或许“潮州”在这里只是一个概念而已。在广州,花样百出的食馆,能生存下来的都得经过这个地方食客的考验。有一次我走进一个馄饨小店,地方既小,也很简陋,里面居然挂着香港美食家蔡澜在店里品尝小吃的图片。我问店主为什么不扩大一点店面,她说这样够生活就行,何必那么辛苦。过得自在,或许是市井的一种心态。

  外地人在不断涌进广州,我想不仅在于这里气候的宜人上,还有这个城市的宽容度,商业的普惠度,以及生活方式的舒适度。

  我多次到花城,却因没有一次赶上花市而遗憾。有一次朋友特地带我到越秀西路一带看看每年迎春花市的地方,据说广州花市始于明代“花渡头”,每年除夕前有无数鲜花聚集在街道摆卖,年年如此,形成一道流动的风景,这是广州人打造的文化景观。以花命名一座城市,更多带有隐喻的意义,它似乎在告诉人们,这是一座美丽之城、温暖之城。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