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化 >> 今日闲情
清代的盐官和盐商
□ 刘鹏飞
发布日期 : 2015-07-17 16:51:25 文章来源 : 潮州日报

  在清代,盐官的位子不高,官也不大,但都是富得冒油的大土豪。有一个笑话说得好,说一个民妇曾经拦下一乘奢华的大轿鸣冤叫屈,告她的丈夫偷养小三不问家事。那盐官幽默风趣地说道:“娘子,我管的是人间吃盐的事,不管那人间吃醋的事。”掩口之余,我觉得盐官出行的威仪,应该与当时州府以上的官员不相上下。

  事实也的确如此,由于盐业的专营,清朝历代的盐官都让人刮目相看,别的不说,就拿《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来说吧,这部中外闻名的典籍,大部分都是曹雪芹写自己家史的,如果不是他的爷爷曹寅当过盐官,他家哪能积攒下贾府一般的万贯家业。

  当盐官的当然都不是白人,都是南天门的“驴蹄子”——不是凡脚,曹寅的母亲正是康熙皇帝的乳母,这个在“江南织造”任上每年亏百万两银子的庸才,照样能得到扬州盐运使的肥缺,从此掉进盐窝里,享尽了荣华富贵。人家说富不过三代,曹家到了曹雪芹的时候,已经穷困潦倒,已经是皇恩享尽了的时候了。

  还有大学士明珠的家奴、朝鲜人安仪周,自从当上盐商之后,每年百十万两的白银哗哗到手,几年下来,光他收藏的字画,就富可敌国,更别说其他家产了。他当年收藏的字画,如今都成了国宝,大画家王时谷就是专门给他审订书画的。就是乾隆几次下江南的花费,也都靠这些盐官盐商集资,弄得乾隆皇帝也不得不感叹道,来世不当皇帝了,只愿做个盐商享享清福。

  从俞庆洵《荷廊笔记》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年广州海山仙馆的辉煌。“海山仙馆”是当时广州的名园,一口池塘,就占地百亩,池塘“左右廊庑回缭,栏■周匝,雕镂藻饰,无不工致”。池塘中一台峙立,为管弦歌舞之处。台中作乐,音出水面,余音不绝。东有白塔,煞是巍峨;西北一带高楼层阁十余处,皆是真山真水,极是迷人。而这座“海山仙馆”的主人潘仕成,正是靠盐业起家的。

  潘仕成是成也盐业败也盐业。是盐业,让他的“海山仙馆”成了闻名天下的名园,又是盐业,让他欠下无法清还的官税,以致不得不以家产抵税。“海山仙馆”因为无人买得起,清政府不得不以“开彩法售之”,园林之大可想而知。“先售陈设古玩器物,次售假山石,次拆门窗售之,次锯树售之,未一二年……全园已犁为田”。所以,如今那些一夜暴富的土豪也不要太张扬太张狂了,用那些靠天时地利人和得来的“夜草”,把公益事业多做点,给养育自己的社会多回报点。这样做,要比建一些“海山仙馆”实惠得多,功德得多。

相关文章
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承办单位: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www.12377.cn
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68-2289965 举报邮箱:gdczsjb@126.com
电话:86-768-2289965 传真:86-768-2289965 地址: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2004-2013 ©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
粤ICP备13030909-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4451013011048